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行走中国

探访故宫家具馆 不敢坐兮恒敬仰

2018-10-16 13:38:42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编辑: 徐月娥

黄花梨嵌鸂鶒染牙山水图宝座,黄花梨嵌鸂鶒染牙山水图屏风,黄花梨拐子纹方几(一对)

紫檀框黄漆百宝嵌花卉图座屏,紫檀嵌玉云龙纹床,紫檀嵌玉炕桌

朱漆髹金云龙纹交椅

乾隆皇帝亲猎大鹿角制成的鹿角椅

《是一是二图》原景重现中的彩漆描金花卉纹葵花式桌

威严华美的紫檀嵌玉云龙纹宝座,巧夺天工的黄花梨山水图屏风,乾隆皇帝亲猎大鹿角所制成的鹿角椅……近日,故宫家具馆正式向公众开放,馆内“南大库清代宫廷家具展览”展出300余件院藏家具,如此大规模的家具文物展在国内还是第一次。

此次故宫家具展分为两部分,其一为主题展览《清代宫廷家具中的国与家》,展示与宫廷礼制、帝王生活相关的30多件宫廷家具精品。其二为仓储式展览,对数百件家具文物按照库房保管要求进行陈列排架,这种形式的家具文物展示亦为国内首次。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希望家具馆掀起新的参观热潮,让观众欣赏到宫廷家具用料之考究、设计之精美、内涵之丰富。

日前,记者来到故宫南大库家具馆,在领略清代宫廷家具工艺之美的同时,试图走进帝王理政、燕居的生活场景和丰富的精神世界。

再现清宫礼制与帝王生活

走进家具馆,迎面看到的是一套紫檀宝座、屏风、香几、脚踏组合。宝座两旁的朱漆大柱上挂着一副楹联:“雨润湘帘苑外青峦飞秀,风披锦幙阶前红叶翻香。”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副研究馆员宋永吉介绍说,这是一套礼制家具陈列,其中宝座和屏风均为国家一级文物,此前很少拿出来展示。“故宫有很多礼制家具,比如皇帝的宝座,座后有屏风,两边有香薰。太和殿上的礼制家具陈列比较齐全,除了宝座和屏风外,还有甪(lù)端、甪端几、香炉、仙鹤、香筒等。”

主题展览分为两个区域,分别反映宫廷礼制和帝王生活场景,以康雍乾三朝家具为主。在礼制家具区,左侧立着一对紫檀云龙纹顶箱柜,右侧放置着三把椅子。宋永吉说,顶箱柜由上下两节叠放而成,体型高大,通常不是在宫里用,而是陈列在大殿的两旁,显得威严壮观。顶箱柜内一般装着皇帝的随行物品,如卤簿仪仗、京八件等。

三把椅子均为乾隆时期的家具,其中两把交椅、一把鹿角椅。“交椅在古代是级别很高的坐具,由胡床演变而来。宋代典籍《贵耳集》记载,‘今之校椅,古之胡床也,自来只有栲栳样’。胡床是游牧民族使用的家具,可坐可卧,没有靠背。栲栳样则是指南北朝时期一种竹藤编制的靠背家具。古人把它加在胡床上,就形成了交椅。”宋永吉指出,清代绘画中不乏皇帝使用交椅的图像。史料记载,康熙皇帝到承德避暑山庄接见蒙古王公贵族时,总会使用交椅。因为交椅源自游牧民族的胡床,使用这种坐具有联络感情之意。

鹿角椅则是独具清宫特色的一款家具。故宫共有4件鹿角椅,其中2件来自康熙皇帝射杀的鹿,另2件为乾隆皇帝所猎。乾隆帝将爷爷猎获的鹿角制成鹿角椅,不是用来坐的,而是为了表达对先祖的怀念敬仰,其御制诗曰“不敢坐兮恒敬仰”。同时借此告诫后辈,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先是在马背上得天下,不要荒废了骑射武功。

“每年秋天,皇帝都要到木兰围场围猎,也叫‘哨鹿’,即用哨子把麋鹿驱赶到皇帝面前,皇帝骑着马将其射杀。”宋永吉介绍道。眼前这件鹿角椅,是乾隆二十七年以弘历亲获大鹿角拼接制作而成,至少用了两只鹿的鹿角。椅背刻有乾隆皇帝的御制诗,椅子扶手上有一些轻微的划痕,都是皇帝亲手留下的痕迹。

主题展的另一侧按照庭院、书房、琴房等主题进行场景设计,结合多媒体技术和灯光,形成不同的文化空间,供观众近距离欣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根据院藏《清人画弘历是一是二图》“原景重现”的乾隆皇帝起居内室。

《清人画弘历是一是二图》是故宫院藏的一幅肖像名画,系乾隆皇帝命画师仿照宋人《二我图》所作。画中的乾隆皇帝穿着汉家衣冠,舒适地坐在榻上,身后挂着一幅与他画中容颜一致的肖像画,周围摆满了珍爱的古玩器物。乾隆皇帝为这幅作品题写了佛家偈语:是一是二?不即不离。儒可墨可,何虑何思。

为了还原画中图景,布展人员从院藏文物中费心搜罗,从紫檀铜花床、彩漆葵花式桌、山水图座屏等,到床上的玉如意,桌上的书籍、砚台、插屏,地上的香炉,无一不是清宫旧藏,与画中陈设相似度极高。观众徜徉其间,仿佛还能感触到皇帝留在床榻上的余温,体验当年的盛世繁华。

展厅里有一对黄花梨百宝嵌人物图顶箱柜,据专家推测可能是乾隆皇帝与孝贤纯皇后大婚时的用品。柜面用各色宝石、螺钿等嵌出生动多彩的画面,上层为历史故事画,下层为蕃人进宝图,柜肚为婴戏图,边框饰螭龙纹。“这对柜子从款式、工艺来看应为明代家具,柜内的纹饰图纸却是清人所贴。”宋永吉说,“据档案记载,弘历结婚时,富察家陪嫁了两个黄花梨大柜。故宫收藏文物中,用于生活场景的黄花梨大柜仅有这么一对。上面的纹饰也比较适合弘历当时的皇子身份。所以我们推测这就是史料所载的那对柜子。”

展示康雍乾家具之美

宋永吉表示,康雍乾时期是中国古代家具最后的顶峰阶段,之后传统家具制造逐渐走向衰落。自康熙朝开始,以紫禁城为中心,圆明园、清漪园(颐和园前身)以及热河等处的园林和行宫不断兴建、完善,对于各式家具的需求达到了空前的规模,尤以乾隆朝最盛。此后清朝国势式微,优质木材也愈发稀少,家具制造的规模和水准不复如前。

家具馆一进门展示的紫檀嵌玉云龙纹宝座和紫檀嵌黄杨云龙纹屏风,就是乾隆时期优秀宫廷家具的代表。“屏风为满雕工艺,用黄杨木雕嵌出龙在云中穿行的图景。满雕为乾隆家具的特色,早先的家具雕刻一般要留地,到乾隆时才形成纹饰繁琐的满雕风格。宝座上镶嵌上好的和田白玉、碧玉和珐琅,多种工艺和物料集为一身,这也是乾隆时期的特点。宝座上边是蝠纹,下边是云龙纹,周围是拐子龙纹,座面由上百根小木条拼接成万字纹,这是非常费工夫的。”宋永吉讲解说。

专家介绍,明式家具和明代家具、清式家具和清代家具,分别是不同的概念。明式家具从明代延续至清中早期,清式家具由雍正皇帝开创,两种家具风格有并存的时期。明式家具的特点是简约明快、线条流畅,多用黄花梨木、铁梨木、榉木等。清式家具具有方正华丽、装饰繁琐等特点,多用紫檀木、红木等深色木材,兼有大批的镶嵌家具。

展厅中陈列的一套黄花梨家具,曾为乾隆皇帝养老居所符望阁的用品。宋永吉说,清代黄花梨木稀缺,这套家具从屏风、宝座、脚踏到香案、香几一应俱全,显得格外珍贵。屏风板心和宝座靠背皆用鸂鶒(xī chì)木雕刻山水,用象牙雕刻白云,染牙雕刻亭台楼阁,山间还分布着玉雕的人物,雕工细致,精美绝伦。

“清代宫廷家具反映了皇帝的思想和理念,体现了当时家具工艺的最高水平,更兼有宫廷造办处档案可资参考比对,极具艺术价值和研究价值。”故宫工作人员如是说。

清代宫廷由内务府管理皇家事务,其下设造办处专门承办皇帝钦交活计。造办处招募广州、苏州等地的能工巧匠,按照皇帝的旨意负责御用家具的设计与制作。除了内廷的造办处,同属内务府系统的织造和差关,也承办了大量由造办处设计的御用家具。此外,由各地官员呈进的贡品也是宫廷家具的重要来源,这些贡品家具经过皇帝审定之后,得以进入宫廷。可见,宫廷家具不仅限于宫廷制造,也反映了整个清代的工艺水平。

宋永吉告诉记者,雍正皇帝对家具制作非常上心,亲自参与家具的设计与打样,这一时期的家具充满了清雅隽丽的特点。《是一是二图》原景重现中的彩漆描金花卉纹葵花式桌,即为雍正时期的家具。桌子的设计非常巧妙,中间有轴,从腰部处分为两节,上半部分可以转动。葵花形桌面每隔一片花瓣就有一个抽屉,屉内为黑漆描金,绘有精美图饰。宋永吉特意取出一个抽屉向记者展示:“这种一朵一朵分布的花卉图案,体现了雍正时期漆器家具的图案特点,比较秀雅。雍正皇帝喜欢漆器家具,有的家具还带有日本漆器风格。”

首创仓储式展陈形式

在主题展区背后是仓储式陈列区。放眼望去,300多件家具整齐摆放在三层的排架上,展线纵深达50多米,感觉仿佛走进了“明清时期的宜家”。不少参观者在此流连驻足,透过玻璃隔板细细端详、品鉴。工作人员表示,仓储式陈列区也有不少院藏精品,其中不乏国家一级文物。

两位女游客在一对紫檀嵌粉彩四季花鸟图瓷片椅前连声惊叹:“简直是太美了!”宋永吉告诉记者,这是雍正时期的家具,“我认为出自名家之手”。清代陶瓷艺术家唐英曾在内务府造办处工作,雍正六年奉命兼任景德镇督陶官。这对座椅造型端庄秀雅,搭脑、靠背及扶手处均嵌有精美的彩绘瓷片,可能是由唐英设计的宫廷家具。

采用仓储式的形式展示家具文物,这在国内还是第一次。单霁翔介绍,故宫博物院现存明清家具6200余件,数量为世界之冠。不少家具收藏于地面库房中,空间拥挤,保存条件欠佳。而且由于院内很多殿宇均进行原状陈列展示,展出家具形式和内容比较固定,因此大量不在展线上的明清家具难见天日。仓储式展陈正是缓解库存压力、给库存文物更多亮相机会的有效手段。

“南大库是紫禁城最大的库房,156米长,非常高大,适宜展出家具这类体量大的文物。通过南大库的仓储式展陈,可以使古建筑得到更好的修缮和利用,家具文物得到更好的整理、保护和展示,让‘故宫行’再添一个不得不去的‘新看点’。”单霁翔说。

据悉,家具馆是故宫博物院继陶瓷馆、书画馆等专馆之后,开设的又一大专题展馆。根据展览规划,家具馆共分三期展厅,一二期位于南大库区域,三期位于南薰殿区域。二期将全部为仓储式展示,预计今年年底完成,整体纵深可达156米,将能安置2000余件家具。三期则主要展示明代家具。未来可能以轮换展示形式,让更多家具珍品与观众见面。在全部布展完成后,三期展厅将实现连通,并与武英殿和宝蕴楼共同形成新的展示区。

随着南大库明清家具馆的开放,故宫的开放面积首次超过80%。单霁翔表示,力争今明两年内将瓷器库房、古建筑构件库房、书版库房都以仓储式展陈的方式对外开放。“故宫博物院超过186万件文物,过去只有2%得到展示,这样一来,到明年年底将有8%的文物有机会与观众见面。”(本文配图均为邹雅婷摄)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