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本站原创

辽宁大连瓦房店:两级政府共同违法为何只补偿不赔偿?

2018-08-08 20:32:29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前沿时报大连讯(首席记者孙学友)果园子里,密密麻麻地栽上了大大小小的果树,主人说是准备向其它空地移栽的,前期的栽种相当于育苗。而政府说,他们的这种行为就是为了骗取国家的征地补偿款,于是,这些果树在四年之后已是果满枝头之时,被当地政府以强迁的方式强行推倒,最后,这6.6亩的果园只认定了2.59亩,果树的棵数也只按这2.59亩,认定287棵可作为动迁时的补偿。

果园的三位主人当然不服,官司从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打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结果是一样的,认定这瓦房店市强迁行为违法,同时对这287棵果树进行103320元的“赔偿”。

对这样的判决结果,三位主人和他们的律师更是不服,他们认为,既然法院已判定政府行为违法在先,那政府就应对自己的违法行为承担赔偿责任,而为那287棵树的103320元应是政府必须拿出的“补偿”,而不是政府的赔偿。还有,6.6亩地上的43500棵果树,也必须得到“赔偿”的,只因为,是政府违法强迁在先,而且,那些八年生的果树,没有一棵不是用钱买来的,既然政府违法在先,没有通知主人对这些树进行移栽或出卖便碾压毁掉,这种行为政府“赔偿”是必须的。

11.png

强迁:43500棵果树瞬间被毁

大连瓦房店市是全国有名的大红袍李子主产区,而这个市的种植基地就在九龙镇也就是现在的九龙街道。

2009年春天,郭子炬与另外两人合伙,在部分自己部分租来的6.6亩地里,以每棵近200元的成本,共栽种了43500棵大红袍李子树。栽种时全是五年生的苗木,按照这种果树的习性,准备再过两三年就移栽到其它的果园里。

到了第三年的2012年,他们的这块地有了修铁路可能被征收的消息。这年春天,本来想要移苗的郭子炬等人决定,如果政府在征收时,能按地上棵数认定补偿,就不移栽了,因他们这里早有不管地上有多少棵,有一棵就给补偿一棵的先例,如果不按地里的棵数补偿,也不能与政府来横的,那就将大部分移栽出去,反正有另一大片果园还空在那里等着栽树呢。

郭子炬说,就在这年,来了一次评估的,然后就没有了一点消息,也不知道这地上的果树被认定没有。可是,到了2013年7月12日这天,郭子炬等人收到了政府送来的评估报告和补偿结果,报告上说:“此次修铁路只占用2.59亩地,按正常种植,这2.59亩地上,只对287棵果树进行补偿。”郭子炬他们肯定不服,可是,在不到两个小时之后,他们这6.6亩地里来了当地上百名的执法人员和几台大铲车,一个小时后,6.6亩地上已开始挂果的大红袍李子树,全成了一堆乱树枝。

2.png

上法庭:判政府违法却只对287棵树进行“赔偿”

被毁掉了43500棵果树,在没有一点准备的情况下只给287棵果树补偿103320元,郭子炬他们当然不服,没有领取这个钱,便去了法庭打起了官司。

这场民告官的官司,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个不平坦且漫长之路。到了2016年5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判决,判决分两点:一是确认被告瓦房店市政府强迁行为违法,二是判定瓦房店市人民政府“赔偿”当事人103320元。

郭子炬他们不服,又上诉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这家法院很快地维持了原判,即还是判定大连瓦房店市政府行为违法并“赔偿”当事人103320元。

针对这两级法院的两份判决,郭子炬他们有很多话要说。他们认为,既然政府行为违法,就应该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即对他们进行政府赔偿,而那103320元如果他们认可了,也是应该拿的政府动迁补偿,而非赔偿。还有,真正实施强迁的,是九龙街道,所以,法院应判令瓦房店市和九龙街道两级政府违法。更关键的是,他们的43500棵果树,是投入近千万的巨额资金的,政府如果不予以补偿,也应拿出时间让他们移走或卖掉,不该什么也不说就强迁毁掉,政府一定要为自己的这种违法行为付出代价,对287之外的果树进行“赔偿”。

就在今年5月末,郭子炬他们已到国家最高法的巡回法庭要求再审,巡回法庭已经立案,不久将对此案进行再审。

3.png

辽宁两级法院:分不清“补偿”和“赔偿”的法律内涵?

采访时,郭子炬和他们的律师始终坚持他们的观点,在他们看来,这辽宁省的两级法院,对“补偿”和“赔偿”这两个词的法律内涵还没有弄清楚。

其实,稍稍懂得法律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这补偿和赔偿真的不是一回事。

政府的补偿是针对行政合法性行为进行的,比如占了谁家多少地,拆了谁家多大的房子,这补偿政府是有标准的,一切全按标准行事。而赔偿则不同,政府的赔偿是针对政府行政的侵权行为进行的,比如在郭子炬他们的案子中,对287棵之外被毁的果树,进行的属于行政赔偿,而这种赔偿,是要按执行赔偿时的价格,因被强拆的房子会涨价,被毁的果树因年限不同,市场价格也完全不一样。

就在记者采访此事之前,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都报道了一个十分典型的案例,这个案例也是最高法巡回法庭的判例。案子讲的是浙江省金华市于2014年强迁了一户因历史原因没有办下房照的房子。案子同样从金华市打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的判决如郭子炬他们的案子很相似,判决当地政府强迁行为违法,但对这无照房进行赔偿的要求予以驳回。

此次最高院巡回法庭的审判长为耿宝建,他判令了金华市政府对这户房子进行了“赔偿”,这赔偿要按时下房子的“市值”进行。他认为,对政府的违法强迁不仅要“补偿”还要进行“赔偿”。他说,长久以来,政府强迁了百姓的房子,然后再按征收走补偿程序,这就造就了一个“政府违法没责任”的后果,也是全国这些年违法强迁不止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百姓不信任政府、不信任法律的重要原因,这个后果非常严重,所以,政府违法,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而不是按征收进行补偿。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