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本站原创

大连:千万拆迁款被克扣三年 为何迟迟难到位?

2018-07-10 07:57:37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前沿时报大连讯(首席记者孙学友 见习记者梁彪)近半年多来,家住辽宁大连市大连湾街道办事处李家村的刘长城老人,他的白发又新添了不少,只是没有卧病在床。他说,九年前,他本该得到近4000万的冷库动迁补偿款,他只得到了805万,经过长达八年多的努力,街道终于在去年年底,承认了克扣了他的动迁款,但不是3000余万,而是1000万左右,可是,就这1000万,半年多过去了,他仍然没有得到一分钱。

克扣动迁款,一分钱都是违法的事,可是,1000万呀,这对于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可是个天文数字。为究其原因,记者于近日两次去辽宁大连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

恐吓加打压:刘长城只拿了805万的补偿款

一切还得从十年前的2007年说起。

这年初,刘长城突然收到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的传票,说当时的村书记王诚以村委会的名义告了他,内容是村里要收回刘长城承租的企业还有欠村里的156万租金,刘长城没有在意,出庭了,结果在法院达成了调解,法院下达的“民事调解书”中,刘长城同意了村里收回他租赁的四家小企业,同时将他与村里签订的《企业租赁经营合同》终止,并归还欠下的租金。但是,这个法院调解内容中,并不包括刘长城自建的冷库,此冷库建筑面积3858平方米,吨位达3300吨,更不包括这建冷库时与村里签订的合同,此合同只有四个字,就叫《租赁合同》。

村书记王诚的此举是有预谋的,因他已从区里和街道那里得知,市里要在李家村刘长城所租赁的企业那一片修路,很多企业都要动迁,有了这个法院的“调解书”,在王诚看来,这企业从此再与刘长城没有一点关系,动迁的补偿也全是村里的,而此时,刘长城及他周边的一些同为冷库的企业,还一切全蒙在鼓里。

一年半后的2009年,这一片真的动迁了,村书记王诚将第一个动迁的目标便锁定在刘长城身上。刘长城说,拿他第一个开刀并不是他不懂法,只因他人老实,又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冷库的吨位和占地面积还差不多是最大的,拿下他其他人都好办了。起初,他说什么也不同意对方给的赔偿额度,但他也知道王诚的为人,他说:“那几个月,恐吓加打压,我实在受不住了,于是,见到《动迁补偿合同》,就以为是政府下达的,所以就签字了”。他签字的合同上,补偿的金额为805万元,这已是2010年7月的事。

签完合同,刘长城便觉得其中有敲,于是他马上找来国家关于冷库动迁的补偿标准,一看傻了,国家的赔偿标准是按“吨”来赔偿的,每吨在8000元到10000元之间,并没有地域之差,且还要追加25%的动迁损失费。按这个数,他的补偿应在4000万左右,那个805万又是个什么东西呢?刘长城说什么也不能接受。

再接下来,他还知道了与他相邻的冷库赔偿额度,基本上是按国家的标准来赔偿的,于是,他开始了这历时八年的为自己讨公道的路程。

他先找到街道,街道书记先说:“你不是500吨吗?这些钱差不多了”,刘长城说:“我是3300吨啊”。然后说他得找村里,好好研究研究,这么大冷库,不可能只赔这些钱。等他再去找这位书记时,这位书记说:“我问村里了,就这么多了,找哪也没有用。”

图片1.jpg

正在给别人看海参场的刘长城

接下来他跑政府相关部门,要求信息公开,要求知道他冷库是按什么标准赔偿的,国家又给下拨了多少钱,这一跑,就是几年时间。

到了2016年春,他总算跑出个“结果”, 刘长城说,当地政府部门终于给他拿出个《评估报告》。他说,拿到这《评估报告》后,他气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因为这是个“假的评估报告”和“赔偿额度”,赔偿额度为1798万元,虽然比他得到的805万多了近1000万,可是,这个数却是将他的冷库“按平方米”计算出来的,而不是国家要求按“吨”计算出的,而按平方米计算,他冷库所在的地块也应在每平方米1000元左右,而这个报告,每平方米才合400元左右,还不如郊区荒地的价格,因冷库占地可是3858平方米呀。此时他早已知道,邻居的比他小近一半的冷库,得到的补偿是2000万左右。

刘长城对这个数是不认的,但是,当地政府却认了,所以他也没有办法,也只好先认下来,为此,他还去了法院讨要这个评估出来的1798万元,但到今日,也没有讨到这个钱。

纪检部门出面:只调查出来1798万元

在刘长城对这个额度不认可之后,事情又搁置了两年多。

到了去年的11月份,事情有了转机。刘长城说,可能是因有人将他的事捅到了网上。

去年的9月7日,大连市甘井子区反贪局的宋科长一行三人找到刘长城了解情况。 两个月之后的2017年11月20日,大连湾街道的孙书记找到刘长城,他告诉刘长城说:“我们已成立一个调查组专门调查你的相关事情”。到此,刘长城很高兴,觉得他的事情有希望了。

图片2.jpg

这些年来政府相关部门给刘长城的回复

三天之后的11月23日,在街道小会议室召开专门会议,街道孙书记、街道纪委黄书记、信访办汪主任、村会计丁健、原人大耿主席等到会。这个会,就是宣布刘长城问题的调查组由这些人组成,并从即日开始工作。但在这之前,原来在街道上班并成街道副书记的王诚被革职了,他又回到村里当他的村书记,也就在他回村当书记时在会上宣布了一条信息:“刘长城的补偿款我没有动,存在银行专门帐户上了”。

记者调查得知,从去年11月末开始的两个月的调查中,前后一共召开了三次会议,告知的调查结果第一个是:“开发区班子换届,找不到负责人。”第二个是:“从银行得到的数字,给刘长城的拨款有一笔就是1798万元,其余还没有查到。”

刘长城知道,这个数字就是两年前他不认可的那个“评估报告”的结果,但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表明了态度,他当场便说:“好,就算是1798万元,你们给我多少?为什么就给了我805万?”,但现场无人应答。当时的刘长城觉得,不是承认了1798万吗?王诚不也说钱没有动,存在银行吗?那先将这钱给他,然后再说,但是,只承认的这些钱,直到春节时也没有兑现。

过了春节之后,街道答应正月十五前肯定兑现,过了正月十五,又没有了消息,这时有人在私下里找到刘长城,要他答应:“扣除他先到手的805万,再多给他几万凑个整数,给1000万行不行?但有个条件,给了这1000万,再不准又找政府又找法院了。”刘长城口头答应,但是,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此事又没了消息。

近十年的时间:刘长城的事究竟难在了哪里?

一周前,记者来到大连市调查采访刘长城这些年的遭遇,但是,采访是十分不顺利的,虽然记者履行了十分正规的程序,大连市还十分的配合采访,但从大连的甘井子区到大连湾街道,层层找借口不接受记者的采访。没有与政府官员的直面,记者只好走另一条路线。

刘长城他的企业所在的村叫李家村,也就是王诚现在还任村书记的这个村,刘长城是这个村土生土长的人。针对刘长城的赔偿款到底该是多少的问题,这个村的村民们七嘴八舌,讲出了很多问题,记者记下了他们的名字,但村民们说:“如果在报道中提到了任何一个人的名字,我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村民们说,刘长城的事,他们早就知道,纯粹是村书记王诚和街道领导一块“同流合污”:“扣点就行了呗,哪有扣这么多的?”“别的冷库也不是全额给的,可都没有像刘长城这么惨。”“这个人心大,换成别人早窝囊死了……”

在采访中,记者最关心的问题是,既然当地政府承认了刘长城的冷库赔偿只有1798万元,近一年来刘长城也只好认这个数,那为什么迟迟不给刘长城,连上法院也没有赢得这场官司?

记者采访中得知,针对这份《评估报告》,当地从街道到村里,开始是不承认的。刘长城说,在一点办法没有的情况下,他只好眼下凭这个《评估报告》去要这个1798万元,于是他在2016年5月去甘井子区法院立了案,在2016年11月开的庭。庭审当中,身为被告的李家村村委会和上一级政府,不得不认可这个《评估报告》,但以“当初不知情”为借口,说明为什么当年才只给刘长城805万元,刘长城本以为这个1798万元讨回来是没有问题了。可是,在去年5月份甘井子区法院下达的判决中,竟然将他的诉讼给驳回了,理由是:“刘长城已与村里签订了805万元的补偿协议,再追加要钱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于是他又上诉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还是维持了原审判决。可让这两级法院没有想到的是,在两级法院都下达了判决后三个月的去年的11月,甘井区纪委介入此事,接下来从村里到街道,又都承认了此事,并几次要兑现,虽然没有成功,但记者觉得,这其中必有故事。

在大连甘井子区法院,终于有一位了解内情的法官对记者开口了。他说,他对这件事是清清楚楚的。最初,法院是想判给刘长城的动迁补偿款应为1798万元的,但是,就在判决书要打印时,事情发生了变化,什么原因发生的变化此法官没有说,于是有了这驳回的判决,甘井子区法院有了这个判决,大连中法肯定要给维持的。提到街道和村里几次要给钱后又没了消息,这位法官说:“多简单?如果他们给了这钱,那我们两级法院不都判错了不是,涉及到多少人?刘长城不追就算了,按他的性格,只要一追,那我们这两级法院怎么办?”

到此,记者似乎明白了许多,刘长城的这个官司,目前早已申诉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但半年过去了,刘长城还没有收到正式的立案通知。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