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本站原创

记者卧底非法集资窝点 助推老汉讨回被骗款

2018-06-13 17:02:00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前沿时报辽宁讯(首席记者孙学友 见习记者梁彪)今年71岁的王老爷子是辽宁锦州的一名退休工人,老伴去世多年,自己有一身的病,工资勉强可养活自己。可是,就在一年前的六月份,被人骗到了设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一个小区的非法集资窝点,此时已七十岁的老人,受不了这些讲课“老师”们及拉他来的人的花言巧语,将自己积攒几年的三万元钱加上从儿子手里借来的钱,总共49800元全投了进去。一年过去了,他投入的钱不仅没有如“老师”们所说的一年能挣150万到300万甚至上千万,更没有按月的返本,连一分钱回报也没有,现在,王老爷子生活都成了问题,这事还得瞒着儿子孙子们。他说,这钱再要不回来,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听完老人家的哭诉,本报两名记者于本月11日从锦州起程,扮成老人家拉来的“下线”,打入内部,结果发现,这家刚刚从河北燕郊跑到辽宁绥中东戴河刚刚注册的公司,走的仍然是以骗来人才能挣钱的非法集资之路。

怪:永远的第21名

王老爷子讲,他是被锦州一女子以邀请去北京游玩为由,骗到了燕郊一个叫上上城的小区。一进小区,老人一下子被停在小区里的各种高档车吸引住了,带他去的人说:“不用忙,这个项目,只要你加入了,用不上半年,这些车你也能买得起,而且你整个家族都能富起来。”老人家开始动心了:“什么项目能这么挣钱呢?”

四天的封闭式学习,这家公司管吃管住,态度那叫个好,只差叫他爹或爷爷了,老人家没有经住诱惑,交了49800元回家了。就在他还没有到家时,他觉得不对劲,受骗了,可是,钱已交出,只等着按月能回本就行了。

一晃一年过去了,他交钱的时候,他所在的会员组排名21位,他的上线也就是“家长”告诉他说:“很快这个小组就满27名了,满了27名,你们所有的人全部升级到业务员职位,不仅每月有分红,每进一个人就能得5000元,如果再进27人,就升级到主管,这时共分红51000元,再接下来就是主任,可得到216000元,如果到总经理位置,可得3400000元。”可是,这一年来,进没进人,他不知道,升没升级更不知道,问他上线的家长们,开始说他这个组没有进人,再接下来,“你一个人也没有拉进来,还想挣钱呀?”

为要回这个钱,老人还真的动用了歪脑筋,先想拉儿子进来,被儿媳给训了一顿,没法,只好找了个外人,骗到燕郊这个地方,可是,此人没有拿钱投入,他这一趟,还赔进几百元的路费钱,之后,老人家得了一场大病住院了,三个多月才出院,他的子女们知道他的心病,也试着想办法将他这钱给补上,就说这钱回本了,没有赔上,可是,老人家还没有糊涂,骗不了他。

1.png

惊:记者进入集资老窝

记者早已知道老人家的遭遇,只是没有细问。本月11日,记者在争得本报同意之后,又从黑龙江派一年轻记者,一同来到刚刚迁入辽宁不久的这家所谓的“电子商务公司”。

刚从锦州出发时,因老人家在微信群里汇报了带两个人去东戴河,其中有一个还带着钱去的,群里得到这个消息马上放鞭炮庆祝,因为只要有一个人投钱加入,大伙都能得到钱。半路上,负责接待的“家长”问:“是骗来的还是实话实说?”老人说:“当然是骗来的。”对方说:“哦,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进入这里可真不容易,近二百人住在一个叫“”东丽“”的宾馆,刚入住就要求做到以下几点:不准随便上街,不准与周边人接触,听课时不准记录拍照和录音。记者听的第一课是刘俊梅主讲的“模式课”,课间,她先是大大宣传东戴河开发区,这是这家公司和当地政府的约定。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全拿国家领导人的公开讲话说事,什么不忘初心一带一路,什么全民奔小康,什么到2020全民脱贫共同富裕等。他们引用大段国家领导人讲话,似乎这个公司所有做法都是按国家政策和领导人的意图行事。

接下来第二节叫“摆牌”,这节课上,将这个公司类似传销中金字塔式的吸金方式暴露无疑。下午第一节课,主讲人叫赵静,主要讲个人投资后暴富的经历,说她已经成为千万富翁。接下来她讲的“摆牌”便更加透彻和露骨,其内容可归结为,只要一个人发展一个下线,这个下线再发现一个下线,下线再拉进来一个人,行内称为“穿糖葫芦”,也叫“一变三”,这样这个人最终就能得到150万,以此类推,“一变五”能得300万,“一变六”能得450万,这里当然包含下线找下线。如果一个人发展三个下线后,还能拉进来人,行内称为“抢点”也叫“抢钱”,这样每拉进来一个人就能得150万,依次类推,这样到总经理出局时可收入上千万……

讲课者神采飞扬,不时还眼含泪水煽下情,而听课的记者心里很不是滋味,哪个国家领导人能让老百姓这样致富?这不是地道的非法集资吗?甚至可叫诈骗。

2.png

骗:一年能挣一千万

讲完了“摆牌”、“抢点”和“抢钱”,接下来就该是讲如何将这钱升值了,但是,这钱是如何升值的,从来不讲,讲的却是如何地“拉人”。这一方面,常常以故事为主,比如说他们的某某经理怎么给父母叩头,才说服了父母。谁谁借高利贷后成了千万富翁,谁谁卖掉大棚、押了地契一年就挣了几百万等等。还有更加赤裸裸的,那就是如何骗亲朋。在燕郊时,说领他们到北京玩,顺便看下一个项目。到东戴河后更好扯谎,比如来看看这东北的小香港,洗下海水澡,等等,只要领进这个门,其余全是这些“家长”们的了。

3.png

其实,早在采访老人家之前,记者就接到过对这个公司这方面的投诉。

“我是绥中县城的居民,被绥中县即将退休的一位交通局局长王洪生骗到北京燕郊上上城。听了四天的课程,说是交49800元然后再发展一到三个下线,能赚到150万到N个150万甚至一千万。”于是他就回到老家建昌,走亲访友借了50000元,通过推荐人给这个盘里的一位“家长”方海延,现在他连一个下线也没有找到,想要回钱,可“家长”们说:“你一个人也没有拉来,想要钱,好意思吗?这可能吗?”于是他自认倒霉了。

记者听课时,主讲老师播放了多条视频,其中一条介绍了该公司法人,主讲老师特意强调法人是原绥中县交通局局长王洪生,记者抱着怀疑的态度到网上查看,查到的工商信息中,该公司法人确实是原绥中县交通局局长王洪生。

听课当中,每天都有近200人在场,他们有的已经投钱,又领着别到这里“考察”,但更多的都是新人。这段时间里,记者的耳朵里常常被“能挣一千万”所困扰着,每堂课的“老师”,都将自己鼓吹成千万富翁,且在反复播放的宣传片中,都是这些经理们与名车的合影,这些名车,真不知是谁给他们买来的还是借来的。

图片4.png

险:记者雨夜带老人撤离

在这两天的暗访当中,从第二天开始,便有不止一位“家长”开始注意记者,也许是记者常偷偷拍照和录音,也许是记者曾提问过几个让他们无法回答的问题,也许是记者看这些家长们是怀疑而不是崇拜的眼神,到二天晚饭前记者得知,马上会有三位“家长”来房间,但不知何事,于是记者决定,先行离开,只将老人家留下试探动静。

早在这天中午时,记者就问其中一位“家长”:“如果我们这次不投资,老人家的钱是否可退回,因他年纪太大了,拉不来人,也等不得这么高的回报”,这位“家长”很无奈地说:“这钱不能退,因刚从燕郊搬过来,没有钱。”

记者刚离开房间不久,果然有三位“家长”找到老人家,反复询问记者的身份,老人向他们要钱时,他们也一口回绝。

三人刚离开房间,老人家给记者打来了电话,电话中老人家语气很不安,说他们基本上知道了记者的身份,也担心他不能安全离开宾馆,于是记者立刻驱车赶回宾馆把老人家接离,同时告诉其中一位家长:“你们不用再费心了,我们就是记者,这次前来一是帮老人家要钱,二是探你们这家公司到底是如何非法集资的”。记者离开的过程中负责接待记者的“家长”多次给记者打电话,询问记者在哪里,并表示有什么事情可以见面谈,希望当晚就把老爷子问题解决了。记者怕其中有诈,怕他们带上很多人来围攻记者和老人,于是记者谎称已进入河北,要求他们一定要在第二天九点前,将老人家的钱打入卡内,对方答应。

就在发稿前记者获知,老人家的钱已如数返还。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0696184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0696184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