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本站原创

辽宁丹东:俩少年沙坑溺亡谁之责?

2018-05-23 10:54:33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前沿时报丹东讯(首席记者孙学友)5月7日,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毛甸镇中学初二学生孙某和赵某,在去临镇杨木川游玩时,不慎掉进蒲石河杨木川镇土城村段的一个沙坑里,当即溺水身亡。事故发生后,受害人家属认为是掉进了人为盗采的沙坑,河道管理部门应该负一定的责任。而丹东和宽甸县两级河道管理部门都说自己没有责任,真相到底如何,记者两下丹东和宽甸县,尽力寻求真相。

刚满14周岁的俩少男掉进河里的沙坑

据两孩子家属介绍,因为毛甸子镇中学5月7日(周一)串休,初二学生孙某和赵某,在一个31岁的男子马亮带领下,来到临近乡镇杨木川土城村的蒲石河花子岭附近吃烧烤。马亮在岸边点火拢火,俩少年进河里想抓点鱼和鸭蛋,就趟进河里。河水挺浅,但由于上游有采砂子的,造成河水浑浊,看不清河底。走在前面的赵某一脚采空,滑进沙坑里。孙某伸手去拉赵某,由于沙坑边缘的沙砾陡峭站不住脚,俩人同时掉进了沙坑,溺水身亡。

事故发生时,马亮未敢去捞人,而是去喊人报警。当两个乡镇的村民、派出所及消防赶到现场实施救援时,两个刚满14周岁的花季少男因为水深水凉无法自救呛水而死。

据受害人亲戚介绍,两个半大小子,个头都在一米八零以上,是足足的大帅哥。老师和同学们闻到噩耗,都为失去两个好同学而失声痛哭。孙某和赵某都是单亲家庭,跟父亲一起艰难地生活,他们都是父母的未来希望。当他们的母亲闻讯后,一下子就病倒在床上。据在现场救援时的目击村民介绍,参加打捞的人用3米长的杆子试探了沙坑的水深,探出的深度约2.5米。沙坑边缘很陡峭,是人工采砂留下的沙坑。

图片1.png

事发现场

两级河道管理部门都说自己没有责任

在宽甸县河道管理所,杨所长先说孩子掉进的地方,有可能是天然形成的沙坑,但是,2017年12月份,蒲石河水道才由丹东市河道管理处移交给他们管理,花子岭的沙坑早在2017年之前就被人给挖了,所以说,即使孩子掉进了人工沙坑,也与他们没关系,或是责任不大。然而,受害人家属和村民们的说法,却与杨所长不尽相同。当地一位村民介绍说,他们生活在这里一辈子,河水是啥样他们最清楚,是何时挖的,什么人挖的,他们全知道。在现场,记者看到,出事现场那地方,还有小山一样的鹅卵石子,明眼一看就知道,那是人工采砂留下 来的。挖沙者采完沙子,留下了大沙坑没有抚平。据多人描述,孩子是一步就踩进了坑里。如果是天然沙坑,不会这样陡峭,只有人工挖的沙坑才陡峭。

在丹东市水利局河道管理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蒲石河是条旅游公益河,是不允许采砂的。蒲石河上建有国家重点工程的水电站,建成后也是丹东地区民用水源。所以,蒲石河上游全面禁止采砂作业,以保证饮用水的质量,在蒲石河上采砂都是违法的。所谓的移交管理,只是行政许可权的移交,日常的河道管理还是属地管理。那意思是,宽甸县河道管理所有义务日常管理,最关键的是,这条河谁批采沙谁违法,不批私采更违法,言外之意,这河道有采沙的,且发生事故,与他们没一点关系。

图片2.png

打捞尸体

私挖乱采还在继续

据土城村村民介绍,从2009年以来,每年都有在这里挖沙子的人。清清的河水变得浑浊不堪,到处是沙坑。

知情者介绍说,这些挖沙子的都没有采砂手续,挖沙人给乡镇和河道管理部门点钱,就可以随意采挖。因为土城村没有得到钱,所以,村民们自发地组织起来,为河道挖沙的事,目前仍然常到宽甸县信访局上访。

然而,记者去出事现场时发现,其上游和下游都有人在作业采砂,用的都是大型设备,大翻斗子车不断地向外运输沙子。孩子的父亲告诉记者,他们曾向宽甸河道管理所询问过,到底是谁在花子岭挖的沙坑,取完沙子还没有回填。宽甸县河道有关人员却推说不知道,让家属自己去别的地方调查。孩子的父亲很是不理解,有人大张旗鼓地连续多年在花子岭采砂,难道宽甸县河道管理所一点也不清楚?

但是,在孩子的父亲去宽甸县水利局办公大楼里的河道管理所时,却从水利局他人私聊中听到,在花子岭挖沙作业的是宽甸县城一个绰号叫做“小辫儿”的社会人物。记者在宽甸了解到,这个叫做“小辫儿”的人,早年开过当铺,垄断过宽甸县地区的废旧纸壳子生意。在宽甸县黑道上小有名气。是他从一个姓高的手里转包的采砂权,在花子岭采完沙子没有回填沙坑,酿成如今两个花季少年命丧沙坑的惨案。

图片3.png

采沙还在继续

采访后记:谁该为死者负责任?

两个花季少年就这样离开了,太多人为他们的离去痛心疾首之后,便是谁为孩子之死负责任的问题。

就此案,记者咨询了中国行为法学会专家和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律师,他们点评此案时说,两个花季少男的溺水身亡的背后,凸显出目前社会上担当意识的缺失。领孩子烧烤的马亮,缺失担当意识,没有监护好两少男的安全。挖沙坑者缺少担当意识,违法采砂后没有按《河道采砂管理实施细则》的规定,回填沙坑。两级河道管理部门也是因为缺乏担当意识,没有管理好河道,任由他人随意乱采。宽甸河道处在接管之后,也因为缺乏担当意识,没有及时督促回填沙坑,也未作任何警示标志。这几个方面的缺失,才造成两个孩子的伤亡事故。

其实,在丹东及这个宽甸县,这方面的教训还是不少的。

河道采砂是个暴利行业,所以能承包河道采砂权的都是“社会人”。也就是有些黑道背景的人物,否则根本干不下去。四年前,宽甸县灌水镇就发生一起两伙社会人物争抢河道采砂的火拼血案。宽甸县黑恶势力“姜二”手下四人,被灌水镇当地社会人杀死。

目前,两少男家属正在收集证据,准备走诉讼之路,让法律手段来向那些缺失担当意识的政府部门或人追责。他们的诉讼将走到何时?结果会怎样?记者不知。但记者只希望,该负责任的政府部门或人,一定要负起责任来,还孩子的家长及这个社会一个公道。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