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前沿聚焦

湖南南县拆迁被指灌水淹房 官方:已在彻查

2018-04-11 16:11:55 来源: 华夏早报   编辑: 徐月娥

华夏早报湖南益阳讯(灯塔新闻记者 高卫华 易细望)居住了41年的房子遭遇拆迁,因不同意在协议书上签字,湖南南县的尹红宇和93的母亲被灌水淹房,房屋积水深达34厘米,两人被困长达5天。而母亲因受到惊吓,2个多月后生病去世。南县县委书记李劲松告诉华夏早报-灯塔新闻,他已经要求南县政法委组成了联合调查组,详细调查此事,调查清楚之后将会对尹红宇和媒体进行回复。

不同意拆迁被灌水淹房 93岁老人受惊吓

现年57岁的尹红宇是湖南省南县卫生局南洲镇血吸虫防治站的职工,他和父亲一样,都在该血吸虫防治站工作。1975年,单位给尹红宇一家8口分配了一栋公房,尹红宇一家居住至今,目前已经住了41年。

由于房屋年久失修,2000年初,经时任血吸虫防治站站长批准,尹红宇自费对房屋进行了修缮。“除开墙的基础不动外,屋顶全部更新,6面墙重砌,地面也改为防潮水泥地面,内墙粉刷,房屋也进行了吊顶。”尹红宇告诉记者。

2017年,因南洲镇进行拆迁,尹红宇居住的房屋被列入拆迁范围。尹红宇表示,因拆迁补偿不合理,他一直没有签字。

让尹红宇料想不到的是,他和母亲遭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强拆。

“从2017年11月12日开始,南洲镇党组负责人李勇敢指挥人员用抽水机抽水,倒灌到我家。”尹红宇透露,当时,他和93岁的老母亲还在家中,“屋内积水很深,我母亲受到惊吓,被吓病。”2018年1月28日,尹红宇母亲因为受到惊吓住院,2月7日晚上去世。

记者在尹红宇提供的当时视频中看到,经过测量,尹红宇房屋积水深达深达34厘米,他93岁的老母亲躺在床上,而房间内全部是积水。尹红宇和母亲被水困了5天之久,直到2017年12月16日,当地拆迁工作人员才强行将尹红宇的母亲抬出了房间。

而尹红宇的母亲经过此次惊吓后,经常做噩梦,并不停喊,“倒垸子了,倒垸子了,快救我出去。”(倒垸子是当地对洪水冲垮防洪堤坝的俗称)

副镇长:你妈妈活不了多久就会死

说到不愿意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的原因,尹红宇告诉华夏早报-灯塔新闻,当地的安置根本就没有考虑实际情况,而且评估是非法的。

尹红宇透露,因为哥哥去世得早,他一直将哥哥的女儿带在身边,视如己出。而当地给他的安置房是一室一厅的公租房。“我三个姐姐要轮流来护理我母亲,侄女虽然嫁人,但还是要不时回娘家,一室一厅的房间根本住不下来。”尹红宇说,他多次请求安置两室一厅的房子,均遭拒绝。

直到母亲住院前的2018那年1月24日,南洲镇政府负责拆迁的副镇长涂世才还对尹红宇说,“你妈妈90多岁了,活不了多久就会死,你一个人住一室一厅的房子怎么不可以?”

对于南洲镇政府副镇长涂世才上述言论,尹红宇后来找到涂世才质询。在质询的视频中,记者看到,涂世才承认,当时他确实说了尹红宇母亲活不了多久就会死的话,但他强调,自己并不是恶意的,更不是诅咒老人早死。

对于当地拆迁部门给出的评估报告,尹红宇表示,根本是违法的。“不说他具体评估价格和项目是否合理,就说他们的程序就是非法的。”

尹红宇告诉记者,到现在为止,他根本没有看到评估报告,也不知道是什么公司进行的评估,现场评估根本不允许他参与。而按照国家有关评估的法律法规,评估机构必须由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共同协商确定,房屋征收与拆迁补偿中,应当有评估公司的评估人员、房屋征收或者拆迁人员和房屋的所有人参与房屋勘察,三方当事人确认一致才能签字确定。

南县县委书记:已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此事

记者试图联系南洲镇政府副镇长涂世才,其电话一直占线。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随即与南县县委书记李劲松取得了联系,他表示,此事尹红宇已经告到中央巡视组,目前他已经要求南县政法委组成了联合调查组,详细调查此事,调查清楚之后将会对尹红宇和媒体进行回复。

同时,李劲松称,尹红宇是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的。“尹红宇本身是个老上访户,(上世纪)80年代参加工作,96年因精神问题办理了内退。”对于南洲镇副镇长涂世才被指诅咒尹红宇母亲一事,李劲松表示,涂世才说这个话的本意应该不是诅咒,“可能是考虑到尹红宇母亲年龄大了,说这话的意思希望尹红宇好好照顾他妈妈。”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0696184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0696184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