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轶闻秘史

湘南暴动的最后抉择地:宜章莽山杨家寨

在湖南宜章莽山杨家寨——被人们遗忘的重要六天
2018-04-30 22:46:06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湘南暴动的最后抉择地:在湖南宜章莽山杨家寨——被人们遗忘的重要六天

有关湘南暴动,据井岗山革命博物馆的展出史料解释说:“广东省乐昌县杨家寨文奎楼。1928年1月,朱德在此主持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智取宜章县城。”其实这是有误的,实际上朱德主持的军事会议是在湖南省宜章县莽山的杨家寨召开的,湘南暴动和智取宜章的最后抉择也是在莽山的杨家寨作出的。

为什么说被遗忘的重要六天,因为到目前止我们还未见到有关这六天的具体记载。但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史上,这六天却几乎关系到中国革命的前途和发展。如果没有这六天的最后抉择,也许党史就要改写:如果没有这六天的军地联席会议,也许就没有湘南暴动的胜利:也就没有井岗山会师。

到底被遗忘的是那六天?1928年元月4日,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部队打着国民党部队140团的旗号,朱德化名王楷任140团的团长,他们从韶关犁头铺率部来到了广东乳源的杨家寨,实际上所有资料都记载说这支部队只在乳源杨家寨住了一个晚上。元月11日朱德、陈毅部来到了宜章的粟源堡,元月12日朱德率部智取了湖南的宜章县城,史称“宜章暴动”。那么1928年的元月5日至元月10日这六天时间里,朱德及其部队到那里去了?这支部队在干什么?党史无明确记载。

这一切皆因莽山的杨家寨被人遗忘所致。

一、朱德、陈毅部队这六天到底在那里

确切的说,朱德、陈毅所率的这支南昌起义部队这六天是隐蔽在湖南省宜章县莽山的杨家寨。我们可以从朱德回忆录中得到证实:据朱德回忆录记载说:“我们脱离范部,从韶关北上,计划去湘南找一块根据地。这时,龚楚已来到我们部队,便由他引路到了宜章县的杨家寨子。宜章县农会主席杨子达,当时就住在杨家寨子,他对我们进驻这个寨子起了重要作用。”

中将欧阳毅回忆录中也记载说道:“举行湘南暴动的主要武装力量,一时汇集在优美而闭塞的莽山洞,惊雷将从这偏僻的山村响起。”欧阳毅回忆录中还说道:“朱德、陈毅率领的部份南昌起义部队脱离范石生部后,筹划在湘南找一块根据地立脚和发展。这时,湘南的宜章县革命力量正在重新集结,城乡遍布的干柴正在等待点燃烈火。”

朱德和欧阳毅的回忆录均证实了一个事实:朱德、陈毅的这支部队确实到过宜章县的莽山,这个杨家寨是宜章县的杨家寨。而且还说明了一个以前大家都从来没有提到的问题:朱德最先是想在湘南找一块合适的地方建立一个根据地,以便谋求立脚和发展。而朱德最先想建立根据地的地方就是湘南宜章的莽山。

莽山,地处湖南和广东交界的宜章县最南端一处偏僻的深山里,属南岭山脉,这里四面环山,悬崖峭壁,山林茂密,古木参天,再加上交通闭塞,离湖南和广东的主要城市都比较远,是一个两不管的地方,确实是一个易守难攻非常适合打游击建立根据地的好地方。

于是,朱德、陈毅就率领部队于1928年的元月5日清早离开了广东乳源杨家寨,秘密进驻到了湖南宜章莽山的杨家寨。请注意,朱德回忆录中说的是“我们进驻这个寨子”,而不是路过这个寨子。进驻这个寨子的意思就是说至少有一段时间在这个寨子里驻扎过,朱德回忆录说的“宜章县的杨家寨”,这个宜章县的杨家寨就是莽山洞的杨家寨,朱德、陈毅部队于1928年的元月5日至元月10日这六天就秘密的隐蔽在莽山洞的杨家寨进行休整。

朱德、陈毅部在莽山杨家寨这六天的休整中,还同时举行了由湘南特委、宜章县委共同组织的军地联席会议。

二、朱德、陈毅部这六天在莽山的杨家寨

为什么以前没有人说到朱德、陈毅起义部队于1928年元月5日至10日这六天是隐蔽在宜章县莽山的杨家寨呢?因为人们混淆了湖南宜章莽山的杨家寨和广东乳源的杨家寨(后归乐昌管),甚至有人误以为是乳源的杨家寨。

但仔细想一想,乳源的杨家寨离韶关那么近,很容易暴露自己部队的行踪,不用一天时间,蒋介石的部队就会包围过来。那里也无险可守,作为在军事学校学习过的朱德有可能在乳源的杨家寨驻扎上六天吗?答案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时蒋介石得到消息后已经下了密令,要范石生解除起义军武装,逮捕朱德。范石生和朱德曾经是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同学,一起参加过辛亥革命,范石生不忘同学之情,就秘密通知朱德赶快率部队离开。朱德部到仁化后发现国民党方鼎英的部队正开往南雄,如果继续前进,有被方鼎英部消灭的危险。朱德当机立断,折转北上,这才计划到湘南找一块根据地立脚的。

实际上朱德、陈毅部队只在广东乳源的杨家寨住了一个晚上,充其量只能说是路过了乳源杨家寨,不能说是驻扎。欧阳毅回忆录记载道:“第2天,部队从杨家寨出发,行至梅花时,兵分两路,一路由梅花进入宜章境内的迳口:另一路是主力,由朱德、陈毅率领,向宜章县境的莽山洞进发。”说明,朱德、陈毅部只在乳源杨家寨住了一个晚上。

有人说,朱德、陈毅是在广东乳源的杨家寨对湘南暴动作出的抉择,其实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朱德、陈毅当时就作出了湘南暴动的抉择,他们就可以从乳源的杨家寨经坪石而直取宜章,或者就干脆在乳源的杨家寨多住几天。他们还有必要进入莽山吗?还有必要兵分两路,只派出一小股部队到达宜章的迳口吗?另外,起义部队是行军从韶关的犁头铺(现称犁市)过来的,到达乳源的杨家寨后应该已经是晚上了,已经不可能有充足的时间让他们召开这么重要的会议,勿忙作出这么重要的抉择了。何况当晚还要和乳源杨家寨的族长和当地的土豪劣坤们接风,因为当时朱德、陈毅所率领的部队对外是国民党部队的140团,作为一个有点军事常识的朱德怎么会轻易暴露自己就是起义部队呢!何况当晚还要听取当地特委的汇报,如果没有详细的汇报和仔细的商讨,这么重要的决定朱德会那么草率的作出吗。

所以说:关于湘南暴动的抉择不会是在乳源的杨家寨作出的。充其量那晚只是听取了地方特委的简单汇报后,朱德还是作出了进驻莽山洞找块根据地的决定。要不然,朱德回忆录也不会记载说:“计划去湘南找一块根据地”了。

朱德回忆录中说:是为了在湘南找一块根据地,而进驻莽山杨家寨的。回忆录还记载道:“宜章县农会主席杨子达,当时就住在杨家寨子,他对我们进驻这个寨子起了重要作用。”因为当时朱德、陈毅部队还有1000余人,在山里要吃、要住、要喝,不是住那么1天两天,而是计划要住上一段时间的,所以说朱德用了“进驻”这个词。如果没有当地特委们熟悉莽山的情况,做好群众的工作,这个任务是很棘手的。所以朱德在回忆录中用了赞扬的口气表扬了宜章县的农会主席杨子达,说“他对我们进驻这个寨子起了重要作用。”

所以说:朱德、陈毅部这六天是在宜章莽山的杨家寨。

三、莽山杨家寨是湘南暴动的抉择之地

朱德在回忆录中明确记载道:“我们进到杨家寨子后,就决定首先组织宜章暴动。”这里朱德说的是:进到杨家寨子后,才决定的组织宜章暴动。说明宜章暴动这个决定最后是在莽山的杨家寨子作出的。

朱德原计划是在湘南找一块根据地的,所以朱德首先选择了从广东进驻湖南宜章的莽山,他为什么后来改变主意而决定要组织宜章暴动呢?

原来朱德在进驻莽山杨家寨这六天的时间里,参加了由湘南特委、宜章县委组织的军地联席会议,据宜章党史办记载:“莽山洞,四面群山环抱,悬崖峭壁,山上竹林密集,古树参天,洞中有大小十多个自然村,约有一百多户人家,环境适宜。部队在此进行短期休整。这时中共宜章县委主动前来联系,就在莽山洞,朱德、陈毅、王尔琢同志与中共宜章县委胡世俭、高静山、杨子达以及胡少海同志举行了联席会议。”说明宜章县委和湘南特委是在朱德、陈毅的部队到达莽山后,才主动前来联系的,在此基础上才举行的军地联系会议。

会议上朱德、陈毅仔细听取了湘南特委和宜章县委的情况通报,得知宜章县城当时没有国民党正规军驻守,仅有400余战斗力不强的民团武装,由于国内军阀混战,国民党在湘南一带的统治力量非常薄弱。

对湘南的形势作了全面的了解和分析后,就在莽山洞的这次联席会议上,朱德认为当前形势对革命军举行暴动非常有利,经再三推敲后,朱德在莽山的这次会议上最终作出了举行湘南暴动的抉择。并与宜章县委商定了智取宜章的具体行动方案:这个方案是由胡少海打着国民革命军十六军140团的旗号,以“协助地方维持治安”的名义和团副的身份,带领两个连先行进驻宜章县城。朱德以王团长的身份率领大部队随后进城,并伺机以主动宴请的方式,计划在筵席上将当地的统治力量一网打尽。

据宜章县党史记载:这次莽山洞杨家寨的军地联席会议还决定:要在湘南“发动土地革命”。同时这次会议还对湘南暴动的“行动纲领和方针”作出了重要的决定。这个纲领后来在湘南暴动的实践中不断得到完善和修正。欧阳毅回忆录中记载道:“与会者同意朱德的战略分析,同时研究了智取宜章的策略。”

所以说:如果没有湘南特委和宜章县委的莽山杨家寨之行,就没有莽山杨家寨数天的军地联席会议,就不会有宜章暴动。只有朱德在仔细听取了地下党的详细汇报后,才能根据当时的形势,才敢大胆和慎重的作出“决定首先组织宜章暴动”,拉开湘南暴动序幕的重大抉择。即使以前在汝城会议上有过策划,也还只是个计划而已,在莽山作出的抉择才是真正付诸实施的重大抉择。

所以说:宜章莽山杨家寨是湘南暴动的最后抉择地。

四、莽山洞的杨家寨到底在那里

湖南宜章莽山的杨家寨到底在那里?这个杨家寨其实就在莽山的黄家畔至南门庄之间的杨家坪。当时,朱德、陈毅所率领的部队就是住在莽山的这个杨家寨子里。黄家畔的老乡黄秀刚告诉我们说:“解放前的杨家寨大户人家曾经有一把步枪,那个枪栓还是那种会塌拉下来的那种枪。据说就是在杨家寨住过的那支部队临走时送给杨家寨的。”

我们找到了莽山杨家寨当时那个大户人家的孙女,她告诉我们说:她的公公那时候跟随着一支曾经在她们家住过几天的部队走了,后来,她的公公又带着一把枪从部队回来了,这段历史由于各种原因他们家从来没有向外人说起过。当地人只知道他们家有一把从部队中带回来的枪。

细细体会毛泽东同志撰写的《井冈山的斗争》一文,原来朱德在“湘南暴动”后成立的29团官兵大都由宜章的农民组成,团长是胡少海,党代表是龚楚。29团在攻打郴州取得胜利后,在范石生部队的反击下被打散,全团只有时任副营长的肖克所带领的一个连是完整回到了井冈山,其他的人不是被国民党军截杀,就是逃回了宜章老家。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说:“第二十九团随即自由行动,跑向宜章家乡,结果一部在乐昌被土匪胡凤章消灭,一部散在郴宜各地,不知所终。”

综合以上资料,我们不难看出莽山杨家寨当时的主人跟着朱德的部队离开了莽山,并参加了“智取宜章”及“湘南暴动”等行动,随后在井冈山成为了红29团的一员。但29团在攻打郴州的斗争中先胜后败,在国民党军的截杀下被打散后,带着枪潜回到了莽山杨家寨。因这段历史难以启齿,所以周围无人知晓。人们知道的只是杨家寨的主人跟随一支部队走了,后来带了一把枪回来。

现在,也许很多的莽山人并不知道莽山有个杨家寨,你就是踏遍莽山的山水,如果没有人告诉你,也难以找到莽山杨家寨这个村子。但是,你只要访问一下黄家畔老一辈的乡亲们,你就会从他们的口中听到杨家坪这个古老村落的名称和传说。因为有一些乡亲们当时就是从莽山杨家寨搬出来的,现在,莽山黄家畔还有从杨家寨子搬出来的后人。

这个莽山的杨家寨为什么后来无人知晓了呢?因为莽山的杨家寨当年住过“共匪”,在朱德部离开后曾经遭到当地民团和官匪的反复掠夺迫害,导致在解放前整个村庄就已经村毁人逃流离失所不复存在。

莽山杨家寨的后人杨天褔告诉我们说:“莽山杨家寨由于解放前经常遭受从广东方向过来的土匪和当地民团的抢劫,于是,杨家寨的人就逐渐的从边远的深山往外搬迁。至解放前杨家寨的人已经搬迁得只剩几户人家了。”杨天褔家是最后搬迁出来的,至解放初期,杨家寨的人已经全部搬迁了出来。

《莽山志》也记载道:“民国时期,官匪频繁劫掠莽山,发生战事100余次。莽山天塘湾、何家、谢家、园岭、南门庄、小黄家遭匪反复蹂躏,匪徙们杀害瑶民,焚烧房屋,掳走人口,抢劫财物……”。

于是,在官匪的不断劫掠下,杨家寨的人纷纷逃往他乡,当年繁华的杨家寨逐渐荒废了起来。不久,这里就成了一片废墟,并慢慢地被人们淡忘了。也许这就是当年的外调人员没有调查到莽山有个杨家寨的原因,从而将曾经作出过重大抉择的莽山杨家寨而误认为是广东乳源的杨家寨。

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莽山杨家寨的旧址。那古老的石板阶梯仍然静悄悄的躺在小路上,这里四面环山,中间却确实很平坦,虽然已经荒废了60~80多年,但在几百亩的杨家寨旧址上,通过那隐隐显露的废墟墙脚,我们仍然可以看得出当年这里繁华的气派。这里确实可以容纳百余户人家,那当年霸气的石门坎虽然已经成为了历史,但仍然显示出当年这里大户人家的豪迈和富有。

这就是宜章莽山的杨家寨,也就是朱德、陈毅当年在这里为湘南暴动作出过重大抉择的莽山杨家寨。

mmexport1525099275084.jpg

作者:莽山烙铁头蛇博士陈远辉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0696184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0696184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