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近代历史

“冷酷无情”的父亲——金寨籍老红军夏德义的家风故事

2018-03-27 15:53:53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老红军、原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夏德义,是金寨县吴家店镇人。他的父母都是为人忠厚、勤俭持家的农村人。为人忠耿的父母要他们善良做人、当家立业,读书成材、正经干事。父母的谆谆教导深深地影响着夏德义,他逐渐养成了“学习专心刻苦”,“办事认真负责”,“自尊心、好胜心、进取心强”,“为人正派,与同事和睦相处”的基本性格。

1.jpg

作为家中的长子,夏德义沉载着家庭未来的希望。一心盼望儿子知文识字、读书成才的父亲勒紧裤带,将10岁的夏德义送进了私塾。夏德义深知上学的机会来之不易,学习十分用功。

12岁那年,由于国民党的残酷“清剿”和家庭经济特别困难而被迫辍学,随后参加革命。上过两年私塾的夏德义,深知学习的重要,常常利用打仗的空隙时间认真学习文化知识。这种习惯养成后,一直伴他一生。他的儿女们回忆说,“认真学习是爸爸从小就坚守的人生信条,他为了让我们也能养成这样的好习惯,更加身体力行,对我们言传身教。他经常是白天工作,夜晚看书学习、处理文件,他的文化底子薄,写字吃力,难免时常熬到半夜三更。他坚持亲自动手起草报告,不轻易叫秘书代劳,常常是口问手记,手记不下来的,就靠大脑记。即便是让秘书做,他总是先把要表达的意见详细地告诉秘书,不让秘书‘闭门造车’、无的放矢,事后还要进行认真的修改,连标点符号也不疏忽。他经常告诫我们一定要尊重知识,好好学习,把学到的知识贡献给国家、贡献给人民。”

夏德义的一生充满坎坷。战争年代里,他出生入死,多次负伤。进入和平年代后,又含冤受屈长达20年之久。他1959年被打成“反党分子”,1964年获得甄别但仍然留着“有错误”的尾巴,直到1979年才彻底平反。这种政治上的高压,不仅使夏德义遭受了长期的折磨,也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他六个孩子的成长。他们大都是在这种逆境中长大成人的。然而,政治上的不公,丝毫没有影响夏德义作为一名共产党人的气节和品质,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严于律己、顾全大局、两袖清风。

夏德义,一辈子衣着俭朴、生活节俭。外罩不是到了不能穿的时候,是舍不得换的。他患“肺气肿”住院治病期间,医护人员见他穿的衣服十分破旧,便悄悄地问他身边工作人员:“夏老平时也穿这种衣服?”当医护人员听到“一贯如此”的回答时,惊讶地说:“真是没想到!”吃的方面,夏德义更是不讲究,平日粗茶淡饭,下乡检查工作时,就在食堂就餐,还总是交待工作人员:“不要给基层添麻烦。”1978年,他到贫穷落后的宣城县高桥乡蹲点,坚持和农民群众同吃、同住,参加插秧、打场、植树、施肥等体力劳动,虽身患有肺气肿病,但在生活上从来没有要一丝一毫的特殊照顾。

对于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夏德义始终是从严要求,不允许有任何特殊照顾。夏德义和妻子耿凤彩是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于山东菏泽结成伴侣的。自此以后,他们无论身处顺境,还是陷于囹圄,始终同舟共济、相互扶持,共同度过了48个春秋......相同的理想和非凡的经历使他们伉俪情深、情比金坚。夏德义长期从事组织工作,养成了极强的组织观念和细心的工作态度、严谨的工作作风。他经手的每一份材料、报告,他都留下底稿,并注明时间和处理结果,然后小心地保存起来。组织内的机密、工作上的大事,他从不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他最为亲密的妻子。有些文字材料,夏德义用信袋装上、分好类,放到柜橱里,并且交待家人不许动。耿凤彩也从不打听丈夫工作上的事,更不干涉他的工作。夏德义常常骄傲地跟别人说:“我家从来不吹枕头风!”

在他的一生中,从未为家属和子女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他的六个子女回忆说:在父亲被打为“反党分子”期间,他们也因为父亲的问题或多或少地遭受不公平待遇。大姐夏随云在学校读高中时,成绩很好,却迟迟不能加入共青团。“男儿有泪不轻弹”,具有坚强性格的父亲,从没有为自己的遭遇流过一滴泪,但却常常因为自己殃及子女而伤心。

虽然深感自己有愧于儿女,但是出于一个军人对部队的热爱,出于一个共产党人对党的忠诚,在国家需要时,他又毅然绝然地舍小家、为大家,将成绩优异且一心向往北大、清华的大女儿---夏随云送进了军校。临行前,夏德义语重心长地对女儿说起他当红军的故事和对军队的感情,希望女儿能够成为一个和他一样的革命军人。夏随云在部队一呆就是几十年。1983年她被定为副团级,1987年转业回到安徽。由于种种原因,她的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方面的一些政策没有得到落实。夏随云找到父亲,想请他和省里有关领导说说,帮忙争取早些落实。谁知夏德义不仅没有同意,反而要女儿按照组织原则客观如实的反映问题,依靠组织解决问题。

如果说处于特殊时期,夏德义因没有权利、无法帮助子女,那是无奈之举,那么,恢复职位以后,夏德义掌握了一定的权力、拥有了一定的关系,但是,在子女的人生征途、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他却依然不滥用手中的权力,不帮助孩子们解决调动、晋级等个人私事,总是教育孩子们要依靠组织、做大公无私的人,要热爱祖国、热爱集体、热爱事业,以至于有的孩子想不通,觉得他太不讲人情、亲情了,因而,在私下埋怨夏德义是一位“冷酷无情的父亲”。

作者(收集整理者):胡遵远 李雨迪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0696184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0696184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