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现代历史

104岁的老将军----詹大南的传奇故事

2018-04-19 10:55:05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刚刚过去的4月12日,是詹大南将军的第104个生日。至此,老将军成为全国1614名开国将军中至今仍然健在的18位将军之一,也成了我们将军县----安徽省金寨县唯一一位健在的将军。

人们在衷心祝愿他健康长寿的同时,不禁回想起他那革命的人生、光辉的足迹。

詹大南将军1914年4月生于安徽省金寨县,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15军团保卫局科员、第28军直属队特派员,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二次至第四次反“围剿”战斗,1934年11月随红25军长征。到陕北后,参加了劳山、直罗镇战役,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

詹大南的大半生几乎是在炮火中度过的:打游击、反“围剿”,爬雪山、过草地,南征北战、驰骋疆场,立下了赫赫战功、留下了很多传奇......

图片4.png

一、枪林弹雨中,他与大将徐海东结下了生死之交

徐海东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授衔的10位大将之一,也是中央军委确认的36位军事家之一,尤其擅长游击战。毛泽东曾多次说过,我们党为革命牺牲最多的是徐海东同志,他的亲属有66人为革命捐躯。徐大将虽然早已作古,但是他的生死之交、104岁的开国少将詹大南仍然健在。曾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詹大南,长征时期曾经给时任红25军副军长的徐海东当过保卫员,俩人在战场上结下了可歌可泣、山河动容的生死豪情……

1931年,16岁的詹大南与16位生龙活虎的同乡一起报名参加了红军。1934年4月,鄂豫皖省委召开会议期间,徐海东见詹大南的军事素质不错,便把他调了过去。就这样,刚穿上红军军服不久的詹大南成了徐海东的保卫员,从此不离左右。

当保卫员不久,詹大南随徐海东回老家看望首长的妈妈。孰料第二天一早,闻讯而至的敌人突然包围了村子,刹那间枪声大作,混战中一枚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朝着徐海东滚过来,“不好!”反应敏捷的詹大南一个鱼跃飞身将徐海东扑倒在地,一声巨响后徐海东的腿还是被一块弹片炸伤了,顿时血流如注。情急之下,勇猛刚毅的詹大南背起徐海东便往村外冲,其他警卫战士排成人墙,端起驳壳枪形成一道密集火力网,好不易杀出一条血路突至村外,路上正好遇见和自己同年参军的弟弟詹大海,两人一起轮换背着徐海东,最终摆脱了敌人、送至医院急救。事后,徐海东对詹大南说:“小詹,这次要不是你后果不堪设想,你是好样的!”

1934年11月26日中午12时许,长征途中的红25军一路拼杀来到位于河南省方城县城东北方向10多公里的独树镇,拟向河南省西部的伏牛山穿插,孰料此地竟成了红25军生死存亡的危险之地。当时,红25军刚刚来到豫西地区,一路雨雪交加、道路泥泞,许多战士的鞋袜都被烂泥粘掉,只好赤脚行军。衣衫褴褛、饥寒交加的红军将士哪里知道,弹药充足的国民党豫鄂皖3省围剿总队所属的40军庞炳勋部第115旅和骑兵团已于2小时前到达,并抢先占领段庄、马庄、七里岗等一线阵地,突然间,敌人向红军先头部队发起猛烈攻击,红军仓促转入防御。敌人把饥寒交迫的红25军死死咬住,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是日,天寒地冻,许多指战员都因手指冻僵,一时拉不开枪栓甚至连扳机都扣不动。稀散零星的火力,根本无法有效反击敌人,加上地形平坦,我军几乎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人员伤亡严重,形势万分危急!狭路相逢勇者胜!红25军政委吴焕先身先士卒,从交通队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率部与敌人展开肉搏,血肉横飞的惨烈遭遇战一时间呈胶着状态。此刻,敌军已从两翼包抄上来,千钧一发之际,副军长徐海东率223团及时赶到,一番恶战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打红了眼的詹大南冒着枪林弹雨,冲到马夫身边,拉过马缰跃上大白马飞驰到徐海东面前,扶着徐海东骑上战马率红223团向七里岗守敌发起冲击,以图打开缺口突围,但连续冲击3次均未奏效。入夜后,极度疲劳的战士们累得不想动,焦急万分的徐海东硬是把战士们从屋里赶出来绕道转向杨楼一带集结,部队在泥水里整整急行军一个通宵,最终在叶县保安寨以北的沈庄附近,穿过许(昌)南(阳)公路,27日拂晓进入伏牛山东麓。至此,红25军以不足3000人的兵力击退了数十倍的堵击之敌,完成了向陕北挺进的战略转移任务,彻底粉碎了敌人的追堵计划。

此战,红25军近百名将士英勇牺牲,200余人身负重伤。激战中的詹大南随徐海东猛打猛冲,脚踝被敌人的一颗子弹打穿了,令他无法行走。按照当时的惯例,行动不便的人员都要留下来,不再跟随大部队。于是有人提出将詹大南留在老乡家里养伤。大家都明白,在国民党制造的无人区里,敌人随时都会清剿,许多受伤战士留下来后都被国民党或者当地还乡团给杀害了。这时副军长徐海东说:“小詹的脚伤不重,很快就能恢复,让他跟大部队一起走,弄口牲口给他骑。”说完,他自己找来一头骡子,让詹大南骑着走。走了10天,骡子累死了,徐海东又给他找来一匹马骑。时值12月份,天寒地冻,部队行军遇山爬山、遇河过河。詹大南的伤脚蹬在马镫上,过河时伤脚就泡在水里,到了宿营地脚和马镫早已冻在一起了,人根本下不了马,要靠乡亲们用火将冰烤溶了才行,痛苦程度令常人难以想象和承受。好在红25军医院院长钱信忠每天都会亲自为詹大南换药,才控制住了病情。一天,钱信忠发现詹大南伤口外边长肉发痒了,但创面依然红肿,这说明里边还有脓,钱信忠就在詹大南脚上划了一道口子,挤出黑色血脓水后,伤口才慢慢愈合。十几天后,詹大南脚伤基本好了,他就把马让给别的伤员骑。

二、硝烟弥漫中,他率部活捉敌旅长、击毙敌师长

1、布好“口袋”阵,活捉敌旅长

1935年3月,红25军转向东进,经老佛坪翻越天香山,进入柴家关,在此地发动群众斗争。后我军又继续东进,打下陕西商洛柞水。这时敌军的独立二旅旅长张汉明所辖两个团追击我军,张汉明仗着装备好,没吃过败仗,紧追我军不放。红25军武器装备比不上敌军,但胜在战士个个都是“飞毛腿”,跑三天歇一天,等敌人快追上时,红军又走了,不和敌军硬碰硬。

詹大南他们过了一条山沟爬上山梁,军长徐海东和政委吴焕先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然后围着地图商定,就在这里打埋伏。傍晚,部队在葛牌镇宿营,大家刚睡下,接到命令:夜12时开饭,饭后出发,顺原路返回西南。大家暗暗高兴,“不知道又是哪个该死的送上门来了”。很快红军又回到白天走过的小山梁,天明时,部队进入九间房村两旁的密林,只有西南山坳口空无一人。

太阳爬上山沟后,山沟的小路上出现了敌人的队伍。一直到下午2点多,突然听到小山梁那边清脆的枪声。原来敌人的尖兵已碰到“口袋底部”,詹大南他们仍然一枪不发。别处的敌人听到枪响以为已经追上了徐海东的部队,于是催着快跑,不一会便全部进入“口袋”。号声响起,埋伏在两边山上的红军从四面八方扑向敌人,敌人成了瓮中之鳖…… 下午4时许,五个营的敌人大部分被歼。此时,忽然有五六个敌人从树林中闯出、向外蹿去。詹大南接到命令:“这几个人肯定是敌人的高级军官,一个也不能让他跑掉!”于是,詹大南立即带着通信班追了上去。当敌人刚从树林里探出脑袋时,詹大南的手枪便对准了一个肥头大耳、约摸40岁上下的矮胖子,原来这家伙就是敌军旅长张汉明。

2、诱敌中埋伏,击毙敌师长

1935年9月,詹大南所在的红二十五军率先到达陕北苏区永平镇,与刘志丹率领的红军队伍会师,改编为红15军团。11月初,红15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毛泽东主席主持召开重要会议,要在直罗镇打一个大的歼灭战。

10月下旬,红十五军团继劳山伏击战大获全胜之后,又打响了榆林桥战斗。

战斗正在激烈进行时,军团政委程子华从军团部驻地道佐铺派通信员送信来,说毛主席、周副主席带着中央红军已到达吴起镇。徐海东军团长等正在指挥战斗,接信后,趁战斗间隙,召开干部会,传达了这个振奋人心的喜讯。榆林桥战斗胜利结束后,毛主席派人给詹大南他们送来1部电台,并派来报务员和机要员。不久,毛主席和彭德怀司令员风尘仆仆地来到军团部看望大家,这是詹大南第一次见到中央首长,心情十分激动。

红一军团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后不久,为彻底粉碎国民党军对陕北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把革命大本营安在西北,毛主席主持召开重要会议,决心打一个大的歼灭战。

11月上旬,为隐蔽詹大南军主力,红十五军团遵照毛主席的命令,先后攻下张村驿、东村、套通等敌占据点,并派出一支小部队到直罗镇、黑水寺一带活动,作为警戒和引诱敌人。同时,红一军团也采取了相应的行动。

不出所料,11月20日,国民党军第109师在飞机的掩护下,一部沿葫芦河川两侧高地边打边搜索前进,主力顺葫芦河川的大路,大摇大摆地开进了直罗镇。

当天晚上,中央军委下达命令:21日拂晓发起攻击。红十五军团按照原定方案,从张村驿一带出发,连夜急行军,赶到指定位置,并悄悄地占领了直罗镇南面的高地。

21日拂晓,进攻开始了。红十五军团先发起攻击,徐军团长站在镇南侧一个刚攻占的高地上,指挥部队向直罗镇内攻击,部队像一把锋利的钢刀插入敌人心脏,打得敌人惊慌失措。山川里全是敌人,像跑散的羊群一样拼命往北山上爬。

此时,北山没有动静,看不见人,也听不到枪声。其实,毛主席亲率的红一军团,早已隐蔽在山上,按照事先安排,等待敌人来到预设区域。

当敌人气喘吁吁地快爬到山顶时,突然伏兵四起。英勇的红一军团如秋风扫落叶,一个冲锋就把敌人压下去了。退下来的敌人又被红十五军团打死、打伤很多。

第二天拂晓,山沟里一片沉静,连一声冷枪也听不到。这对詹大南们这些连续作战、极度疲劳的人来说,正是睡觉休息的大好时机。但是,久经沙场、具有丰富战场经验的徐军团长,对这一异常现象十分警觉。他马上把詹大南喊起来,带詹大南去察看情况。詹大南们从军团部所在地文家庙出发,沿着坎上的小道向土寨子急行。走了半公里多,天已渐渐亮了,当詹大南们向北刚拐一个弯,发现右边坎下已收割的玉米地里有一个人影在晃动。

詹大南当即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那人惊慌地回答:"伙夫。"

"从哪里来?"

"从寨子下来的。"

"寨子里的人呢?"

"都走啦!"

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近处东南山坡上有一条显然是敌人在慌乱逃跑中踩出来的烂泥路,清晰可见。

原来,敌人从山上看到南川小河,又窄又浅,本以为可以跳得过去。没想到过河时,又累又饿,却跳不过小河。慌乱中只好穿着棉衣过河,谁知河底淤泥很深,一踩下去就陷到大腿。上岸后湿淋淋的,拖泥带水,在山坡上原来没有路的地方踩出了一条泥路。

敌人本已成瓮中之鳖,结果溜走了。徐军团长十分恼火,命令詹大南立即带少共营(陕北同志称呼为"娃娃营")跟踪追击。他满面怒气地对詹大南说:"抓不住牛元峰莫回来!"詹大南二话没说,带着两个战士,顺着敌人逃跑的足迹追去。

在山梁上,詹大南向少共营传达了徐军团长的命令,然后带着部队,沿着敌人留下的踪迹猛扑过去。这时,詹大南他们只有一个信念:抓住牛元峰。

在夏家沟南面山头上,詹大南们与敌人的后卫部队交火。

敌人边打边撤,詹大南他们紧追不放,接连追了10多个山头,约10多公里。突然,前面的山梁上,枪声骤起,杀声震耳,敌人被红225团一部堵住了。这里是丁字形山脊线,对面是一道横梁,中间是鞍部,两边是又深又宽的谷地。詹大南率少共营乘机冲上去,两面夹攻,猛打一阵。在战斗进行中,詹大南边追边问抓到的俘虏,查问牛元峰的下落。一个敌伤兵对詹大南说:"牛师长、参谋长与卫队一起,都在前面。"

大约9时,战斗结束。詹大南急问红225团的同志:"有没有敌人向南跑掉?"他们回答说:"都圈在这里,一个也没有逃脱。"詹大南心想:既然一个也没逃脱,就一定能找到牛元峰。

果然,在最后围歼敌人的地方,詹大南们很快查找到了被俘的敌师参谋长。

詹大南大声问:"你们师长呢?"

他指着离詹大南10多步远的山坡上的一具死尸说:"那就是牛师长。"

詹大南开始还不相信他的话,又问了旁边几个俘虏。

这时,敌参谋长指着地上的一个红色长方形的大本子对詹大南说:"请你对照军官录上的照片。"

詹大南拿起一看,里面是敌少校以上军官的简历,并附有照片,第3页是少将师长牛元峰的,占了半页。詹大南走过去看尸体,只见他头朝北趴在面向詹大南追击部队的反斜坡面上,旁边还有几具敌尸。根据牛元峰这种死后趴的姿势和处在山脊棱线后的具体位置,可以断定:他是在抵抗过程中被詹大南军击毙的。

詹大南跨上一步,使劲地把尸体翻过来一看,面部和上身都是血。詹大南辨认不清楚,不敢肯定此人就是牛元峰。

由于事关重大,詹大南又接连问了其他几个俘虏。他们都说此人就是牛师长。接着,詹大南从尸体上搜出一枚铜质狮头的私章,在手掌上印了一下,是篆体字,詹大南不认识。于是,詹大南让少共营留在原地待命,看守敌参谋长和这具尸体。詹大南领着两个战士,带着军官名录和私章,从山梁上走下来,顺南沟门、新寨子回到文家庙,向徐军团长汇报。经过认定,私章是牛元峰的。

徐军团长高兴地喊到:"快!发电报报告党中央!"

尽管距今已有80多年了,但直罗镇战役的重大意义一直被史学家屡屡提起。这一仗,彻底粉碎了敌人对陕甘边区的第三次“围剿”,为党中央奠基西北打开了新局面;这一仗,加速了国民党营垒的分化,对以后的西安事变、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都有一定的积极影响。这一仗,红军将士全歼敌军109师,而作为徐海东的保卫干事,詹大南奉命消灭了敌首牛元峰,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也自然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直罗镇战役后,詹大南被组织分配到15军团保卫局工作。离开徐军团长詹大南依依不舍,徐海东拉着詹大南的手说:“小詹,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干革命四海为家,哪里需要哪里去。”行前,徐海东送给詹大南一把刚刚缴获的新盒子枪留作纪念,俩人握手拥抱泪别。

图片2.png

1959年,红28军军党委会后,军师领导合影(前排左起:张书香、张维滋、丁士采、詹大南、张闯初、徐光友、徐其江,后排左起:孙乐洵、刘华、宋家烈、颜红、陈伊、朱耀华、张绍彭)。

三、在抗日战场上,他“自作主张”立奇功

1940年春,詹大南带领一个营歼敌一个运输队和日军40余人,缴获200余驮军需品。1940年秋天百团大战时,他带领一个营单独行动,全歼日军140余名,4分钟之内,缴获"九二式"重机枪4挺(有三挺完好无缺,有一挺只剩枪筒)和其他许多战利品。而这两场胜仗都是詹大南当年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完成的!早些年,有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大家又说到“无上级命令”这个话题,詹大南幽默地说:“那个年代,又没有手机,鬼子都到跟前了,那还不狠狠地打啊?!”

战斗的经过是这样的:1940年春天,敌人分三路围攻北京附近的平西根据地,张家口的日军派出了一个联队(相当于一个团),从樊山堡根据地西北方向向我根据地扫荡(主力)。詹大南所在的挺进军九团二营在北京近郊的门头沟周围打了几天后,兄弟部队换防,2营撤下来进行修整。

遭遇战就发生在二营深夜急行军回营的路上。詹大南回忆说:“我们走到一个叫杜家庄的地方,听到侦察员报告,附近发现了鬼子。我记得那天是满月,鬼子的大皮靴声音都可以听到了。我召集了四个连长,立刻占领有利地形让手下左右伏击,只等着鬼子闯进我们的伏击圈。”送上门的敌军是一支由几十个日本兵和200多个伪军组成的运输队。詹大南一声令下,二营轻重武器一齐开火,日军运输队猝不及防,纷纷命丧黄泉。这一仗,我军不仅消灭了大量敌人,还缴获了许多牲口和鱼子酱、牛肉罐头,战士们好好改善了几顿伙食。战后,我军得知,这支运输队正是给扫荡我根据地的日军部队运送给养的,他们看到运输队迟迟不上来,还派出飞机来搜索,并且打电报给大本营张家口的敌军,这才知道,运输队全部被詹大南他给“包了饺子”。

1940年,似乎是詹大南的幸运年,秋天百团大战全面爆发,在张家口涿鹿的上下河地区,他又打了一场漂亮仗。詹大南回忆说,一天中午,刀拉嘴镇的维持会(汉奸组织)会长让一个村民到部队来告诉他们有日军在附近准备扫荡,说鬼子吃完午饭就行动。由于主力部队和领导都在外围,一时无法联系上,詹大南再次“自作主张”排兵布阵,指挥四个连长让部队埋伏在上下河之间的土墙下。据介绍,当时,敌人有4个小队、140多人。战斗打响后,一时间手榴弹齐飞,把日军炸得尸体横飞。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弹。我们部队不到4分钟的时间就夺下了3挺重机枪,回过神来的日军负隅顽抗。我军一营绕到日军后面,让他们腹背受敌。我们的武器没有敌人好,就和他们拼刺刀,刺刀弯了,就用枪托砸;枪托砸烂了,就和敌人抱在一起扭打。整个山头的黄土都被鲜血染红,上下河的河水也被染成了红色,从白天杀到日落,天黑前,我军大获全胜!上下河这场恶战结束后,战士们把日军尸体放在一排,一数共有140多人。大家那个高兴啊,简直是无法形容!其中有三个负伤的日本兵装死混在尸体堆里,等到天黑后,穿个裤衩逃跑了。两天后,老百姓为这场战斗编了个顺口溜:八路军真厉害,打死的鬼子排成排......

1945年春节,詹大南的部队还打了一场特别耐人回味的战斗。那时,日本军国主义败局已定,但华北日军依然在垂死挣扎。詹大南曾经回忆说:那年春节,已经在战场上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的我军准备了羊肉、猪肉,准备过个好年。日军知道了,非常眼红。后城一个中队的日军和许多伪军都跑到驻地来来捣蛋,说要抢八路军的牛羊猪肉,让詹大南他们过年都不安生。得知这些情况后,詹大南指挥下属的特务连,埋设了地雷、架起了六挺重型机关枪。结果,鬼子一来,我军一顿猛揍,不仅消灭了大部分敌人,就连带队的日军中队长也丢了性命。后来,根据地人民中间流传着这样的话:“日本鬼子是驮着自己人的人肉逃跑了!”

抗战八年,詹大南受过一次特别严重的伤。伤口在左胯部,敌人的枪弹洞穿了十几个洞,最大的伤口能够放得下一只鸡蛋。詹大南告诉人们,那次负伤后,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印度医生柯棣华亲自为他做的手术。詹大南终身难忘,他说,这是一个有特殊纪念意义的伤口!

四、在解放战争的战场上,毛主席直接点名给他部署任务;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他直面美军王牌团......

解放后,时任共和国第一任水利部部长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傅作义说:“詹大南很会打仗,我要见见他,看看他是何许人也?”而毛泽东主席见到詹大南时,风趣地说:“你就是詹大南!在张家口。”

毛主席所说的张家口,是怎么回事?傅作义为什么特别想见一见詹大南呢?

“毛主席所说的张家口,指的是1948年底的平津之战。”1948年11月,平津战役打响了,这场战役对于整个战局至关重要。毛主席亲自排兵布阵,在7封电报中,9次直接点了詹大南的名、并授予其战斗任务。詹大南此时的身份是冀热察军区司令员。他带领所属部队在土木堡地区进行连续7昼夜的阻击战,切断了平张线。“大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平张线是华北敌人的重要交通命脉,也是傅作义主力集中的主要地域。切断了它,傅作义的主力就被被分割、难以东西策应,便于我军各个歼灭。切断了它,傅作义西逃绥远,蒋介石要傅作义南逃,美帝要傅作义固守华北,均将因兵力无法集中而不能达成目的。换句话说,这也为日后北平的和平解放埋下了伏笔,因此,这场阻击战让傅作义深深地记住了詹大南的名字!

在血与火中鏖战大半生的詹大南,被授予了很多种荣誉。然而,每每谈及荣誉,詹大南总会提到抗美援朝时期那场新兴里战斗。他说,在那场战斗中,村子里、壕沟中,时时都能见到我们的战士端着枪、眼睛瞪着前方,一身的雪、一动不动,那是冻死的,像塑像一样啊!“荣誉应该属于他们!”詹大南每次都是用这句话,作为回忆那场战斗的开始。这场战斗是个奇迹,詹大南当时是副军长,这场战役就是由他指挥打下来的。他当时的对手是美军“北极熊团”。“北极熊团”所在的师——美7师是美军的王牌师,而“北极熊团”又是美7师的王牌团。该团组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1918—1920年因在苏联西伯利亚作战有功,被总统亲自授予“北极熊团”称号。

“那个团旗,被我们给缴了,战斗结束后,一个炊事班的班长找到通信班长,希望他帮助从缴获的物资中找几块蒸笼布。结果翻出一块布料。细一看,竟然就是‘北极熊团’军旗。王牌军王牌团又怎么样,詹大南指挥有方,只用了5天5夜的时间,王牌团‘北极熊团’,就永远地从美军战斗序列中消失了。新兴里歼灭战创造了朝鲜战争的模范战例。

抗美援朝胜利凯旋后,詹大南先后在甘肃省军区、南京军区任要职。每次去北京开会,詹大南总不忘探望老首长徐海东,一见面俩人总是畅谈到深夜都不忍散去。徐海东对长子徐文伯说:“我们父子的感情,还不如我同你詹叔叔的感情,我们那是生死之交啊!”由此,徐海东大将的长子、原文化部副部长徐文伯感慨地唏嘘,“我父亲与詹叔之间的关系,超过了我们父子关系。”

五、在和平建设时期,他吝啬、小气又大方

1、“吝啬”得舍不得修房

还是在詹大南将军工作期间,有一天,下班回家,刚进院门,他就看到一个战士带领着几个工人正在他家忙内忙外,有的修补墙面、有的检查水管……

将军轻轻地拍拍那个战士的肩膀,问道:“小鬼,你们在我家‘搞破坏’呀!”

大家看到是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詹大南,立即放下手中的活,立正回答:“首长好!我们在按计划给您家维修房子。”

老将军的脸一下子严肃起来,说:“我的房子好得很,补补就行,不一定要修,要修的话,一定不能超标、更不能豪华,能用则用、尽量节省啊!”

他放下手中的黄布包,便到屋内屋外检查起来。盥洗间的水盆裂了两条缝,工人师傅正准备更换新的。他一下子按住工人师傅的手,说:“水盆就不要换了......”

当他看到工人师傅正在更换浴缸,一下子生气了,大声叫道:“好好的浴缸动它干啥?简直胡闹!”

实际上,老将军用的浴缸是20年前的老式浴缸,缸沿很高,组织上考虑到老将军战争中腿部受过伤,行动不方便,想给他换个矮点的浴缸。

詹大南说:“不用换,只要做个木台阶就可以。以后腿脚不灵便,再换个两级木台阶,慢慢往上跨,你们不用担心。”

2、“小气”得舍不得用煤

冬天的南京,气温虽然不像北方那样低,但是湿度大,同样特别寒冷。还是在很久以前,老将军家的取暖用的还是锅炉。为了节省用煤,每到冬天,詹大南将军就将室内温度控制在12-13℃,并且亲自规定和检查公务员给锅炉添煤、封火的时间。

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陈炳德知道这一情况后,特意找到他说:“老首长,你家里取暖用煤是充分保证的,暖气烧热一点,不容易生病,对身体有利啊!”

詹大南说:“这样很好了,我不觉得冷,冷了有部队发的棉衣、棉被,穿厚一点就行了,你们就不用操心。”

回到家后,他对子女们说:“军区对我们历来照顾得很好。陈司令连我家用煤的问题都想到了。组织上越是关心,我们就越要自觉,不能给组织增加负担。”

为了减少用煤,他还经常动员家人和公勤人员上山捡枯

树枝,有时还亲自干。他就是这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寒冬。

3、大方得捐款建校

詹大南将军对自己要求很严、十分节俭,尽可能地为军区节省开支,舍不得花钱。按规定,他每年可享受到外地疗养一次。但是,每次征求他的意见时,他总是说:“南京很好,出去又要花公家的钱,还要麻烦组织,我就不出去了。”多年来,他从未到外地观光和避暑过。可是,为了贫困孩子能够上学,他却什么都舍得。

1983年,詹大南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岗位上退了下来,他不动声色地回到故乡----金寨县槐树湾乡,走村串户,与老百姓拉家常。他看到家乡仍然很贫困,一些孩子因家里贫困不能上学,心中很不是滋味,暗暗下决心要帮助孩子们。

一回到南京,他便向老伴提了个想法:全家人一起为金寨县捐款10万元、建一所希望小学。老伴李凡对他的想法很赞同,子女们也都表示支持。

但这10万元,对于一个靠拿工资生活的家庭来说,谈何容易!詹大南将军的老伴患有帕金森病,生活不能自理,常年雇请着一位保姆;大儿子在一所地方院校工作,孩子也成年了,三口人仍然挤在一套小房子里,正在想办法筹款参加集资建房。其他子女们也都是工薪阶层,家里的孩子有的正值读书年龄,经济上也不宽裕。但是,他们认为爸爸妈妈为了人民革命了一辈子,现在晚年了,提出这个想法,再有困难,也要帮助他们实现心愿。

老将军夫妇拿出积攒几十年的42000元,子女们每家你一万他五千,捐了56000元,他的侄女一家也捐了2000元,总算凑齐了10万元。

希望小学建成了,金寨县委、县政府拟将这所希望小学命名为“詹大南小学”,老将军坚决不同意。县里又将校名改为“将军小学”,詹大南还是不同意。他说:“不行,不行,共产党人就是为人民做事的,不图名不图利,希望小学就是希望小学,要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并且亲自为学校题写了校名——金寨县杨桥希望小学。

此外,他还在金寨一中设立了奖学金,在自己战斗过地方资助50多名失学儿童,尽力为希望工程添砖加瓦、贡献力量。

图片3.png

詹大南将军之女詹化文(右一)、长子詹化武(右二)和本文作者(搜集整理者)胡遵远(左二)在一起。

作者(收集整理者):胡遵远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0696184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0696184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