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园地

母亲的福报

2017-09-01 10:33:35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QQ图片20170901103739.jpg

人们说“人在做,天在看”,又说“好人有好报”、“善行有福报”。2015年6月5日,是母亲八十三岁高龄逝世三周年的忌日。在怀念母亲恩情的日日夜夜里,眼前每天都会浮现出她的慈爱音容,浮现出所有点点滴滴的往事。

母亲十六岁那年,因家里太穷,自己想到城里找条生路,可偏偏遇到的又是一穷二白比她家还苦的我爸。我爸的家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还加上一个因丧夫又丧子为生活所逼而成精神病的婆婆(我的疯奶奶)。可母亲认定我爸的朴实、善良、勤劳、爱家,于是在东塔山顶求签择了个日子,就在深坑边(下河街)的河边搭了个茅棚当新房,借了块木板当新床,她和我爸就这样成亲了。日子虽苦,但还能熬得下去。过了几个月,突然一天,由于奶奶不小心,茅棚着了火,破旧的东西烧得精光,这个家变得一无所有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此时,我爸又患伤寒病,一病不起,却无钱看医生。母亲陷入了绝境。我伯父眼看他弟弟不行了,好不容易借钱给我爸买了棺材准备后事。第二天下午,一位好心的爷爷走到我妈身边说:“姑娘,你丈夫的棺材都买进了家,不过,有个法子你可搏一下,把他抬到井边过夜,让他打打露水,也许还有救……”母亲心想事已至此,不免一试,她壮着胆,怀着坚定的信念,挺着个大肚子和伯父將我爸抬到井边放在青苔上,她独自守着,心里反反复复念叨着:姜大哥呀姜大哥,你不能丢下我,你更不能让宝宝一出世就没有爹!你要走,把我和宝宝还有你母亲都带走!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不知是精诚所至,还是整夜打露水起了作用,天亮时,母亲把手放在我爸胸前试探,发现我爸心跳了,手上的脉搏也有了,她惊喜不已,顾不着腹中的宝宝,飞快地跑去报告奶奶和伯伯:“银哥活了!银哥话了!”就这样,母亲竟从鬼门关抢回了我爸。年轻漂亮的母亲,一边在涨大水的河边捞菜叶,一边要照顾疯奶奶和奄奄一息的我爸,还要兼顾即将出世的小宝宝(我)。母亲没被眼前的这一切所吓倒,她咬紧了牙关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挺过去,一定要度过这次难关”。1948年5月1日,我终于在姜家降生,成了我母亲的大女儿,说来也怪,我的降生,奶奶不疯了,我爸病好了,河里的大水也退了。母亲给我起乳名叫“有伢子”“有宝”,奶奶给我取大名叫“有元”,她们多么希望这是“有好的开端”。想不到,我爸的姜家真的人壮大起来,我相继有了两个弟弟两个妹妹。这也许是上天对敢于和命运抗争的母亲的福报。

母亲从小没进学堂门,在扫盲学文化的运动中,她走出家庭,积极投入,她克服困难,攻破难关,她是个极其坚强的女人,两个月内带儿坚持上夜校,识字二千多个,这感人的事迹一次又一次在邵阳市的报纸上刊登,她还在全市的表彰会上获奖;她积极投身社会活动,在审判犯人的审判台上,多次当上了人民陪审员。这是邵阳市党政机关对我妈的高度信任,也是母亲的无限荣光。而她的四个儿女都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我想,这也许是上天对积极向上的母亲的福报。

母亲27岁那年,已有5个儿女,其中老二是一男孩,出生后突发病去世。这时,爸爸身体健康,在“吉星楼”饭店管采购,奶奶提着篮子大街小巷卖针线,妈妈带着四个儿女加上姨妈一崽一女,还有我弟弟亲娘的儿子共七个小孩,一家大小全部家务活都落在她肩上。由于妈妈的言传身教,我小时候特懂事,十岁读四年级,放学后背着木箱到处卖冰棒,深夜还坐在路灯下绞袜子,只想多挣钱减轻爸妈的负担。在爸妈的努力下,我们的生活比过往愈来愈好,母亲考虑的不仅是小家庭,她要让娘家的父母、叔叔、伯伯、自己的弟弟妹妹一同分享自己的幸福与快乐!她经常把亲友们从小江湖近郊接到城内来,热情款待,还主动把外公、外婆、舅父、姨妈等等全部迁来市內与我们同吃同住。母亲起早摸黑,忙里忙外,从不叫苦。她常说:“有饭大家吃!有福大家享!”在爸妈的辛勤培育下,我两个舅舅一个参了軍,一个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现事业有成,邵阳市立德皮革厂是我小舅刘重道亲手创办,生产出的皮革远销全世界各国,为刘家光宗耀祖争了气,为我妈的脸上争了光,为我们整个大家族增添了光彩!我想,这也许是上天对勤劳的母亲的福报。

母亲有爱心,爱小家,爱大家。母亲有菩萨心肠,诚心行善。

那是发生在1956年的一件事。腊月的一天,寒风刺骨,天冷极了,就在这天黄昏,一个骨瘦如柴的弱女子倒在我家的门前,我妈发现的时候她已经不省人事,休克了。我妈连忙喊来老爸和邻居朱三娘一起把她抬到屋里,使劲卡住她嘴唇,拿自己盖的被子给她暖和,又喂了糖水,她终于醒了。她告诉大家自己十五岁了,父母都死了,由伯父养大,伯父又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她从双峰来到邵阳,想挣钱给伯父治病,谁知又饿又冻晕倒了。我妈见她可怜又老实,就收留了她。和我们同吃同住。等她身体稍好一点,我妈让她去读书,她死活都不答应,她说读小学年纪太大,读中学又没小学基础。那时我读小学二年级,我一回来,妈就让我教她识字,她白天帮我爸选橘子(当初我爸做橘子生意),等我回来就学识字。在我家住了三个多月,她说要回家看伯父,我爸妈给了30元钱给她带回去。那时人平工资每月十至十二元。她回家后将钱全部给了她伯父。几天后她又回到了我们的家,妈为了她多挣点钱,就介绍她去织染厂工作,吃住全部在我家里而且费用全免。十七岁那年,我妈帮她找了个爱人,她们结了婚生了儿子,生活得很幸福。她两口子常说我的爸妈就是她的再生父母。

还有一件事我也记忆犹新,发生在1968年7月中旬。一天傍晚,我爸在吉星楼下班回来,当时我家在中河街,途中碰到一个穿军装的男人,大约30多岁,他妻子的背上背着一个二岁左右的儿子,军人问我爸哪儿有旅馆。我爸陪他们走几家,全满了,没办法。军人姓黄,洞口县人,远在甘肃边远山区服役,此时天已黑了,又没有通往洞口县的车。我妈觉得人在外不容易,何况带着个小孩从甘肃边远的山区乘坐汽车坐火车已经七天七夜了,天气太热,火车上没有空调,加至暑假期间,乘车的人更多。我妈从那女人手中接过孩子,一看满身的痱子红遍了全身,尤其是大腿的内侧开始红肿发炎,怪不得那小孩哭个不停。此时我妈让我用小洗澡木盆装了半盆温水,然后吩咐我立刻帮小宝宝买盒婴儿痱子粉,买瓶六神花露水。待我迅速地买回这些婴儿日用品时,妈妈已经与那位女士一起为宝宝洗完了澡。这时我妈又叫我打半盆水,我很纳闷,为何还要水呢?妈说刚才没放六神花露水,现在买来了就要用,因为宝宝太小,皮肤太嫩,有些地方发炎了,直接用香水洒在宝宝身上怕他受不了,放在水中再洗个澡也有杀菌、消炎、凉爽的效果。我终于明白了:妈妈的心好细腻!小宝宝洗澡完毕,妈妈又安排他们夫妻洗个好澡。接着,我爸也为他们做好饭菜,我抱宝宝,妈妈为他们安顿睡觉的床铺。第二天我妈送走了他们三人,望着他们的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妈叹了口气:唉!人在外出远门不容易呀!1970年正月十四日,我们全家为了元宵节正在做元宵,突然一个军人,低着头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地跨进了我家大门,有气无力又万般无奈地对我爸妈说:“大哥大嫂,给你们拜个晚年!”我爸爸妈妈仔细一看,正好是前年在咱们家住了一晚的解放军同志,连忙让座,给他倒水。他很不好意思地接着说:“前年多亏你们帮助,让我们住了一个难忘的夜晚。小宝宝回去洞口后还坚持用你们送的六神花露水洗澡,又擦了痱子粉,他的皮肤很快恢复正常了。真是多谢你们!”他接着又说:“今天又得来麻烦二老了。我从洞口乘汽车来邵阳准备搭火车回甘肃部队,由于上车人太多,挤得太厉害,把我的钱包与一个行李包全挤丢了,在火车站找了好久都无法找到。唉,怎么这么倒霉!”说完,他找我借了一元钱打长途电话给部队,让部队寄钱来。他住在了我家,假期又快到了,不好再回洞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在我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与我们一起吃了元宵节团圆饭后,我妈对他说:“小黄,别急,你先在我这里拿着钱去买车票,等部队寄钱来了再还给我们。”爸爸又拿了一套换洗的衣服给他在路上穿。他先是推脱,一直坚持要等部队寄钱来再走,后来,爸妈的真诚打动了他,他借了钱买了票,带着我爸的那套衣服走了。走时,给我爸妈深深地躹了个躬,又行了个军礼。三天后,部队果真寄来了钱。再过一个多月,从甘肃部队寄来一个大包,里面有一批蓝色的条子灯芯绒。还有很多当归、党参、红参、三七……母亲还曾收养了一位不知姓名走街串巷居无定所修手表电器的哑巴。

母亲做好事本就不求福报,只是凭着她“真善美”的天性行善。母亲坚信人穷志不能穷,日子再苦只能全家上下一条心,努力用自己的双手来争取生活的改变。在妈妈的影响下,奶奶也提着篮子大街小巷去卖针线、发夹,别人卖一分钱一包缝衣针,她卖一分钱二包,薄利多销;我才九岁就开始卖冰棒、胶手套、祙子,妈妈除了管一家大小十多个人的衣食住行,还为邵阳市花鼓剧院做绣花鞋,五十年代初一直做到五十年代末,当时花鼓剧院的著名男旦黄又生、李鸿君以及很有名气的女演员们都穿过我妈亲手做的绣花鞋。他们见我妈又勤劳、为人又好,很同情我妈,有时还拉着我上台当小演员,虽然挣不了多少钱,但至少让我从小学会勤俭,学会爱家,学会为爸妈分担。记得我在中河街小学读一年级,下午放学我刚出校门不远,捡到十元钱(五十年代的十元钱够我一年的学费),我拿着钱,连蹦带跳飞快地跑回家,欣喜若狂地把钱递给妈妈,一边笑一边说:“我在路上捡的。”心想一不偷,二不借,这钱可用来交下期学费,多好!妈妈接过钱,用温暖的手抚摸着我说:“有伢子,这钱我们不能用,它不是父母挣来的,也不是你劳动所得,是捡的不交公就等于偷。”听了妈妈的话,我的心由惊喜变为沉重,无可奈何地问那怎么办呢?妈斩钉截铁的说道:“处理办法有两个:一、交警察叔叔,二、交给学校老师。”我从妈妈手中夺过十元钱。飞快地向学校跑去,再也不犹豫了,极其兴奋地将钱递给班主任蒋纯敏老师。第二天,校长在全校集会中表扬了我,我心里美滋滋地想:与其夸我拾金不昧,倒不如夸我妈妈品德高尚;没有妈妈的教诲,哪有拾金不昧的我呢!

是的,我们家需要钱,但更要“真善美”的心。在我8岁那年。一天傍晚,我爸下班后去麻子坳近郊,给自己开垦的几块地上种的蔬菜浇水,施肥。回家途中,捡到一个黑色的皮包,打开包一看,啊!里面有72元钱,还有一张沙子坡学校的收据,上面有某某班某某学生交来学费3元。我爸、妈望着这张收据,心想这个孩子的爸爸掉了这么多钱,一定会很着急(72元可是个大数目,当时五十年代可买800斤大米,小学生学费每年只需10元,六十年代每年学费12元,72元差不多供一个学生读完小学还可读两年中学),这么多钱丢了他不急死才怪呢!也许两口子还会因此吵架,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我爸说,明天我请假,去寻找丢钱人,我妈没等他说完,就抢过话头说:“不行!你上班要紧,不能耽误工作,还是我去吧!”我爸惊呆了,瞪大了眼睛望着我妈,说:“你疯了,你生下小孩(老五妹妹志美)还没满月,就出门,那怎么行!”但老爸知道凡是母亲认定的,决心去办的你想阻止也无可奈何。于是,母亲带着我弟来到了沙子坡小学。在校长的帮助下,通过那收据上的姓名先找到了孩子,再由他孩子联系上了他家长。失主好像是消防队的职工。当他见到我妈和我弟时,得知我爸捡钱我妈和我弟送钱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万分感谢更是无比的激动,他一步跨到我妈身边,双手紧握着我妈的手,不停地说:“大嫂,太谢谢您了,您真是好心人,好人有好报呀!”接着他又抱起我弟,告辞了校长,送我妈和我弟回家。一进屋,他见到我老爸午休回家做饭,他亲热地叫道:“大哥,我不知怎么报答,请收下这36元钱,是我的一点心意。”我爸妈坚决谢绝了他的好意,再三叮嘱他以后出门一定要注意。

母亲就是这样,不求福报,但求心安。

但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福报,而且定然是母亲带来的福报。

1982年的一个暑假,我带着滨儿、铭儿还有大妹的女儿陪爸妈去旅游,我们先观看了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又参观了毛主席的故乡韶山,在武汉我们住了四天。一天下午,我们在武汉的归元寺看八百罗汉,在寺庙前面的大树下,我把包挂在树上,我们六人一起合影后就离开了,我忘了取包,当我们已乘车来到武汉六都寨,坐下准备吃晚饭,才发现钱包不见了。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头上的汗也不停地往下掉。滨儿想起了什么,立刻跳到我的身边,大声地说:“妈,我看见你把包挂在了归元寺的大树上。”我们立刻乘上大巴,向归元寺庙驶去。一路上,我不停地祈祷:菩萨呀菩萨,你可千万保佑我的包不要掉,那里面装着我们全部的家当:好几百元现金外,还有一张卡,还有我们的所有证件,别说无法再看世界,就连回家也身无分文了。我怎么这么粗心,这么大意,这么没用!哪知,包原封不动地挂在那儿,真像有如神佑。

2003年7月中旬,我第一次去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回来途中我在九龙塘转东铁,九龙塘那有一段好长的路须步行,看到厕所,走进去,可出来只记得拖那个大皮箱,一个随身带的跨包里面装有港澳通行证、银行卡、身份证,还有4000多元现金,我忘得一干二净,直到在罗湖过关时才发现包挂在九龙塘厕所内。我拖着箱,再返乘东铁,到了九龙塘,我飞快地跑向厕所,我怎么这么有福气,那钱包像归元寺的钱包一样挂在原地。谢天谢地!

说来也很奇怪,我自1967年结婚,一直怀不上孩子,即使怀上了,两个月或三个月都早产了,我们夫妇俩为这也伤透了脑筋,我爸妈想抱外孙更加心急!母亲用小黄寄来的当归给我煮鸡蛋,每晚三个,又用党参蒸肉给我吃,才吃几个月,这下真奇了,我不但怀上了宝宝,而且在1971年12月终于生下了一个七斤重又白又胖的小子。当我凝视着母亲怀抱孙孙的合影时,当我看着身边的儿孙时,心想,这些不是福报又是什么!这就是上天对善良的母亲的福报呀!

母亲是勤劳的善良的,她传承着中华民族的美德,这就是“正能量”。我怀念我的母亲,我要学习我的母亲——只为善行!

作者:香港 姜友元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