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园地

无奈缘浅 奈何情深 ▌周雪辉

2019-01-16 21:26:32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钱训

长夜漫漫,落叶纷飞。倚窗望灯火阑珊,呆呆静坐。不知多少个夜晚,就这样度过。

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个人,是灵魂的温暖,小心翼翼地珍藏在心底,是永远不会消失的电波。也许,今生找不到理由忘记,因为刻骨铭心;也许来世,找不到借口放弃,因为灵魂不曾离去。

冰封的夜,冷却了炽热的大地。往日的誓言,早已蒸发。但那份情难以割舍,尽管无从寻觅。那丝丝缕缕的轻言细语,是挥之不去的眷恋与温馨。初恋,无法代替,真情融入生命。

 忆往昔,会陶醉;写往情,总会溢出满眼的泪。喜欢他拥抱的温度,喜欢他柔和的话语,喜欢枕在他肩膀上那稳稳的幸福。

那年冬夜邂逅,心如鹿跳,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他高大帅气,一米八的个子,圆圆的脸,微胖,爱干净整洁,很有才华,直呼我雪花,把我当他妹妹。我喜欢看他笑,喜欢听他唱,喜欢他所有一切。

 那时的天空很蓝,白云很白。湘江河畔,时光静好,与君语;爱晚亭前,细水流年,与君同;华灯初上,繁华落尽,与君归。人生于我没有太多奢求,只想做他一辈子的新娘。义无反顾,一起打工,一起忙碌,守着一个小小的家。一房一厨一卫,因为爱,无比温馨。

每天,他七点起床去上班,我会给他煮碗热腾腾的面条,看着他津津有味的吃,时不时喂我两囗,还会调皮地刮刮我的鼻子。出门前,会给我一个轻轻的吻。中午回家吃饭,他虽然很累,很想睡,但他会抱着我聊天,让我躺在他怀里,静静地听他鼾声渐起,幸福得像花儿绽放。在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前,我天天在家哼着歌洗衣做饭,搞卫生。每天会提前做好他喜欢吃的饭菜,等着他回家。我们都不怎么外出玩,吃饱了,撑了,就在不足九十个平方的房子里走来走去。睡前我们会看看电视,或玩玩游戏。

他喜欢抽烟,一根接一根地抽,浓浓的烟雾中似乎隐藏着无法诉说的心事。我欣赏他抽烟冷帅的样子,却读不懂他的心思。在一起时,我用心体贴疼爱他,只要是他喜欢吃的,我都愿意做给他吃,他也很浪漫,情人节会送我花和香水。

幸福的时光,从没想过分离。在一个陪着枫叶飘零的秋季,他却离开了我。他说,给不了我幸福,希望还我自由。或许,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就是准备要离开我吧。离开的那天,我做了最后一顿晚餐,彼此心情都不好,没有往日的欢笑和打闹。我强忍着泪水炒菜,他从后面抱着我,我知道他难受,把他推出去,靠着门再也控制不住,泪水不停地从眼眶汹涌而出,心像针扎,疼痛难忍。多想能生活一辈子,哪怕只有几十平方的家,哪怕日子多苦,我都愿意呀。可我没留住他,他还是离开了。

那一夜,我把门反锁,黑夜的凄凉一分一秒撕裂着我的心,煎熬到天亮。捂着疼痛的心,不愿意去打开那反锁的门,因为门内有我们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欢乐,太多的幸福。

如果花只开一次,我宁愿不睡守候着;如果拥抱只有一次,我会抱得紧紧地不敢松开;如果重逢只有一次,我不想让离别发生;如果生命只有一次,我想好好爱他。可是,没有如果。上天只是给我们开个玩笑,让我们相识,相知,相爱,却不让我们一辈子在一起。给我留下的便是一生的思念。

 

世上真情几许长,相思痛苦尽忧伤。

月圆几度金秋艳,花好何曾玉桂香。

 明月夜,淡星光。瑶琴一曲泪汪汪。

三更独醉江郎梦,霜染青丝念断肠。

 

我不想走出那扇门,我知道走出去就再也无法打开,命运的钥匙不在我手上。可现实是残酷的,无论我多脆弱,多无力,还得坚强地走出去。把所有的记忆收拢打包,随身带着,告诉自己,别哭。不管人在哪,爱都在心里,这是上天的恩赐,相信时光,会为我们保存所有的温暖和感动。在清浅的流年里,慢慢地走,轻轻地念。

再见的缘,也是彼此的真。从此,无心的泪,便是人海的情。也许,上天的错,是今生的缘。无奈缘浅,奈何情深,等来一个未知的风华,错过了我一世的梦。

 

作者简介:周雪辉,网名:雪花飞舞。出生湖南宁乡市竹田村。喜爱文学,其中《自创看图意境诗》电子书五部由北京梦工厂出版,《周雪辉诗词选》由华夏文艺出版,数篇诗歌散文在文学平台和报刊发表。热爱生活,善交朋友,系宁乡市诗散文协会会员,市作协会会员,生性纯情,爱说爱笑爱闹。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