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园地

飞扬的初恋

2019-01-16 21:19:02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钱训

( 散 文 )      范精华

有人说初恋是一枚青涩的果子,有人说初恋是一束烂漫的山花,而我的初恋则如同一片飘飞的雪花,它晶莹,它纯洁,但它自然也不会结出果实。

1973年的我十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青葱岁月,在湘北的一所高中就读。为了增强同学们的体质,学校冬季强制推行晨跑。每天晨曦初露,我们便在班长的吆喝下,如一只只小牛犊,嗯嗯呀呀地沿着学校西面的山路奔跑,一路上脚步杂乱,人影晃动。为了防止少数同学偷懒,在校门口有人专门登记班次及姓名。

让我都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初恋却发生在这令人注目的校门口。

这是一个诗意盎然的冬日清晨,“苍山负雪,明烛南天”,天上下着鹅毛大雪,没有风,那雪花就洋洋洒洒地往地上飘落,悠然,自在,轻柔地舞蹈着。地面上也已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可晨跑还得照样进行。我身着海魂衫脚穿胶鞋“嘎吱嘎吱”一路跑过操场直奔校门口,这时就可以看到门的一侧站着个女同学,叫敏子的,她在邻班。平时也常能见到她,因为她表姐同我一个班,她常找表姐有事的。稍矮的个子,极有光泽又白晰的面容,让人想起瓷器店里的娃娃;笑起来两个酒窝直荡漾,也叫人心神跟着直荡漾。

这时的她戴着一个蓝色的披风,后来才知道是她在北京一家工厂当领导的爸爸给她买的。那披风上也沾上了许多的雪花,在我看来是美极了,是我心中的白雪公主。当我从她身边跑过时,被叫停了,她从一个本子里取出一张折叠好的纸递给我,低着头示意我继续朝前跑。我将纸捏在手里跑到指定的目的地后一路又跑回来,正准备交给班长交差以表明我完成了晨练。晨跑开始以来一直是这样做的,不过将我“验明正身”的不一定是她,值岗的有可能是其他的同学。

可是我当天发现这纸团有点不同,里面硬梆梆的好象有什么小东西,这纸张也跟平时的不一样,略呈粉红色,也大得多。我忽然又想起,平时她登记时总是直接从本子上将纸撕下来,今天似乎是早准备好了的,还有,平时都是跑回来时登记,今天怎么刚出校门就登记呢?

我连忙将纸团展开,才发现里面裹着一只用塑料丝编织的虾子,稚拙而可爱,那年月在少女中间最流行的就是编织这类小动物了。我忙将粉色纸展平细看,上面却没有字!于是将纸翻过来,才发现下面还有一张纸,这张纸上记的是我的班级和姓名,将这张纸移开,就见粉色纸的另一面有一行隽秀的字迹:“很喜欢你!希继续努力。”这时的我,心跳得如同脱缰的野马,竟至于有种眩晕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是哪方面引起了她的好感,只觉得和她在一起很投缘,也许是我成绩优秀引发了她对我的爱慕之情。实际上我对她也深怀情意,兴许在言行中不经意就流露了吧。

过了几天,我送给她一支钢笔,那时候时兴这些;不久,我们就毕业了,我们那一届是冬季毕业。临行前,我们悄悄行着注目礼挥手告别,回到各自的家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当时脸色惨白,欲言又止,我知道这是分别的痛苦所致。

人生也如同这悠悠的雪花飘忽不定。此后两年,她招工到了岳阳,并陆续给我来信,不断勉励我进步。可我选择了逃避,连续给她发了好几封信,请求中止这种关系。因为我的农民父母告诫我:一脚配一脚,田螺配蚌壳,你配不上人家,就别去空想了。再则,她父母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清楚地记得1978年的初夏,她给我寄来了一套考卷,希望我报考大学。附信的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对我深深的眷恋和无可奈何的心情。

就在这年9月,我录取到湖南某学院数学专业。报到不久,我便急如星火连续写信给在岳阳工作的她,可都如石沉大海。直到第三年一个寒冷的冬日才收到她的来信,这也是最后一封。信中说:我的招工因不合规范,已回到原籍。就在离开工作单位之前曾去你就读的大学悄悄看过你,那是一个美丽的秋晨,我站在宿舍的电杆边,看着你迎着朝阳走向教学楼,曾经圆润饱满的脸变得瘦削了,可充满刚毅和自信,我好羡慕也好满足,眼里淌着喜悦的泪花,因为我没有看错人,但我没有打扰你,而是悄悄离开了校园,然后在校园外的南湖湖畔坐了好久,望着清粼粼的南湖水发呆……好好努力吧,我的同学我的朋友我曾经的恋人,记住我永远在关心着你!我已有对象并准备明年“五·一”结婚……

我读这封信的时候,校园内也是雪花飞舞,天空一片烂漫,地上一派晶莹……

作者简介:范精华,男,1957年生于湘阴,毕业于湖南理工学院。至今已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文学评论等140余万字。有十多篇散文被转载或收入集子正式出版,入选多家权威出版社出版的中考必读教材。 获奖70余项。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