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园地

悬挂在空中的草甸

2019-01-16 21:13:21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钱训

文 方君才

浅秋,趁树叶儿还没发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与其精心策划锡林郭勒草原行,还不如带上帐篷畅游扁朝牧场,看金风吹拂山峦,大海一样跌宕起伏的草甸子,一样令你心旷神怡。

没到过扁朝的人,无法想像出"空中草原",是怎样的奇美和壮观。

去扁朝可分三条线路,从保靖县城驱车沿026县道到和平花海,沿途漫山遍野的格桑花,都是撩人的颜色。坐在围栏处休息片刻,然后徒步穿过几座草甸子,海拔951米的拜师爷峰赫然眼前,那儿是离蓝天最近的地方。

从塘口湾林场右侧盘旋而上,车子可以开到路尽头。道路两旁散落着疏离的村庄,炊烟缭绕,鸡犬之声遥闻。偶尔遇见背玉米秸的老妪,你问她路,她会拉着你手说半天的闲话。

其实,你还可从长潭河乡五里坪一路向西,一条浅浅旧痕的驿道,身后扬起的都是明朝的灰尘。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行程,途经荒草丛生的备禾坡营,狼烟烽火不再,边墙往事,大多都沦陷在历史的眸子里。

不错,备禾坡营便是扁朝大山的脚背,它与花垣县长乐苗乡紧紧相偎。而于路的另一端依稀听到荒野尽处有人美美的唱着山歌,一种与蒙古草原迥然不同的民族风,唱得人心酸爽:

 

 十七八岁姑娘尕,

好象三月油菜花,

花香随风飘千里,

引来蜜蜂做冤家。

 

残垣断壁,荒村野歌,虽不是扁朝草甸子的主题,却是一路游荡的插曲,不失为旅途应景的深情呼唤。

大山背阴处,几棵古老的板栗树下,几户人家过着不紧不慢的日子,颇有“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之感,这是空中草原之外的世界,宁静祥和。

是的,我说过,拜师爷是扁朝最高的山峰,扁朝的“珠穆拉玛”,草甸子的中心地带,一个最接近蓝天的地方。

山顶子上,山鹰盘旋,本地人叫岩磨鹰,偶尔发出一声尖叫,一双宽大的翅膀在云层下滑翔,如王者归来,成为空中草原的绝美风景。总是希望远处飘来一阵风,风吹草低,各种云翳和牧草便矮下来,清爽的空气随处流动,人躺在草皮,就像躺在大海。

芨芨草不分季节地拔节生长,贪婪地吮吸地下的养分,丰茂葳蕤。而低洼处的水渍,浅浅的,太阳一出来就晒干了。是呵,生活在这座颤颤巍巍的草甸子上,便是忘了红尘。你什么都可以想你什么都可以不用想,这儿没有忧伤,闭上眼,原生态的各种天籁之声传来,撩人心弦,清晰可辨。

给我一天还你千年,扁朝容纳你一切不快和杂念,牧场田园,云的故乡,草的海洋,人的思想只剩简素和单纯,毫无渣滓。

澄蓝的天空下,牛羊漂浮在海拔900米的草甸子上,这绝对是上天遗落在尘世的一颗明珠,没有任何人为打造的痕迹,故乡的原风景,就那样款款流动,从心脏上轻轻滑过。

在大自然面前,人是渺小的,草海如此浩瀚,极目望去,一片浅绿的浪潮扑来,令人目眩神迷。

拜师爷峰曾是保靖气象台观测天气的地方,爬上山顶子,四面开阔,天气好的时候,花垣县城一应浮现眼前。足下是一面斜坡,无垠伸向远方,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呼啸着,震撼耳膜。这时候的风还不够烈,虽然耳边全是风声,还是不及北风那样凌厉。这令我想到铁马金风的边塞,那种无以伦比的苍凉,也是一种美到骨头里风光。

游离在草甸子的黄牛,怯怯的,人一旦靠拢,便远远地躲避开,它们也不屑和人计较,甩着尾巴兀自一边赶蚊子一边吃草,油亮的毛色光滑可鉴。

本地牧人,和北方大草原牧民相较,一个细腻,一个粗旷,分别是两种不同风格的调调。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草甸子是肥沃的,它孕育了一方百姓的憨厚和纯真。

彭书云,扁朝人叫二佬,一个坚毅的三十来岁的土家汉子,他是这座空中草原的守望者,古铜色的脸庞闪着光亮,他固守在这片草甸子上,喂养了500来头黄牛。

四季变换的晨曦、落日、黑夜,呈现了不同的景致,也给了人无限遐想的空间,二佬说,他就喜欢这块土地,出生于此,走了出去,求学、做生意、打矿……然后归来,就像雄鹰一样,他离不开扁朝这个山头。

车马很慢,一生只爱一人,他驻扎在草甸子上,享受故乡的原风景,沉淀着大山里的时光。

当一切沉寂下来,他也会吟唱山歌,歌声从草坝子传开了去。只有万物寂静的时候,牧歌才辽远而空旷,多情而忧伤:

 

大田谷子未出齐,

麻雀就想打主意,

哪知田边有人守,

只得看来不得吃。

草甸子上,歌声余绪淡淡未了,悬挂在空中,久久不散。此时,路是听者,风是听者,牛羊是听者,这一大片的草原是听者,静静地细数岁月的年轮。

2007年7月,香港嘉里郭氏基金会在保靖县建立了第一个脱贫奔小康基地。当时,扁朝村山高水长,交通不便。基金会“以人为本、以人改变人”的理念在这个高山草甸子生了根,智力扶贫,花开遍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极容易接受“敬天爱人”的善念,但凡大爱,都是根植在善良的土壤上的,就像草甸子上的蓝天、白云和歌声。

人是草甸子的一部分,草甸子赋予了人的养分,有了人,草甸子鲜活起来。生于斯,长于斯,二佬把心栽种在拜师爷峰下,他把扁朝村20余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聚拢在丰泰牧场,一起种草、建牛舍、放牧……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就是蝴蝶效应。扁朝,悬挂在保靖南部的空中草原,是一个望得见蓝天、看得见水草、记得住乡愁的故乡,如果,草甸子上也有一只蝴蝶扇动着翅膀,千里之外,想必也能在人的心中掀起一场狂澜。

秋高气爽的夜晚,站在保靖南部的草甸子上,天空是干净的,星星是干净的,人是干净的。扁朝,故乡的原风景,背包客的天堂。来,它并不遥远,归去,从不相忘。

作者简介:方君才,男,汉族,湘西人,喜欢远方,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七届学员。多年来在《中国民族》《中国矿业报》《潇湘杂志》《新华网》《新湖南》《神地》等杂志和媒体发表100万字小说、散文及诗歌。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