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园地

铜雀台,香消风起雨后

2018-11-08 10:25:47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钱训

铜雀台寂寞地矗立漳水之上,从三国一直站到明朝,岁月的尘埃早已吞没它旧时模样。

如果尘世尚有铜雀台,那里一定有让铜雀台为之销魂的女人。东汉末年,湖北嘉鱼有女大乔小乔,肤如凝脂,暗香袭人。大乔为孙策妾,小乔为周瑜妻,二乔貌美不可方物。这一对姐妹花在《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其实泼墨也不多,只是那种美,浸润到骨子里去了,浸润到中原的诗词里去了。

这是个萧瑟的季节,我开始痴迷杜牧的《赤壁》: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可这诗里透着忧伤呀,无尽的洒脱还有一些缅怀,让我陶醉。是呵,久远不去的三国,荒芜的赤壁的泥沙里,埋着一枚未锈尽的断戟。 仔细磨洗,终可认出它是三国的遗迹。 倘若当年,东风不助周瑜,那么铜雀高台的春光将深深锁住江东女子,至此,二乔沦为曹公之妾也。

果真如此吗?貌若仙子的大乔小乔,真的会因为历史改写而深锁铜雀高台?一千多年前的女子,就算不生在战火纷飞的时代,她还能选择自己的命运吗?应该不可能,她只有随波逐流!二乔很美,足可让铜雀台黯然失色。假如,赤壁一战从头开始,东风不来,曹公必是胜者,好色的曹公会不会将大乔小乔照单全收?想必一定是另一部《三国志》或者《三国演义》了。或者一切皆有定数,否则历史真得重写。

曹操胸怀天下,文武双修,不愧为盖世枭雄,击败袁绍后修建了铜雀、金凤、冰井三台,台高10丈,有屋百间,巍峨耸立。一个浪漫主义诗人,一个雄霸天下的军事家,“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是何等霸气!二乔在他眼里充其量也仅是美人而已,一个是孙策的堂客,一个是周瑜的娘子!江山社稷,孰轻孰重,曹公早已留给后人论定,王者的用意,谁又能说得清楚?历史的天空,二乔一晃而过,如同流星。风起雨后,惟暗香残留,她们的美,芳华绝代,却从不老去,长长久久地,存活在华夏大地,活在那些唯美的句子里。

吴国大帝孙策在十八岁继承父志,三年便闯荡出一个辉煌的局面。曹操表奏汉献帝封其为吴侯。在周瑜的协助下,一举攻克皖城。时下,乔公和他的两个国色天香的女儿当时正流落在皖城。孙策慕名前来求亲,周瑜同往,周瑜是当世英雄 ,容貌俊秀 ,精于音律。美女爱英雄,孙、周二人同时与二乔佳偶天成。

传闻曹操虎视江南,发誓曰:“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二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憾!”于是都督周瑜主战,看似为了捍卫二乔,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世界又有几个吴三桂呢?其实,这些政治家不一定只是单单为了两个女人,也许也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罢了。铜雀台从不寂寞,曹操也不乏美人。一场赤壁大战,若无东风,东吴去哪儿借?其实诸葛亮并没参加战争,指挥赤壁之战的人是周瑜!而东风是长江上的一种自然现象,长期操练水军的周瑜和黄盖对什么时候起东风什么时候偃旗息鼓了如指掌,他们非常睿智地抓住了这一战机,借此一举击败曹军。

赤壁胜利了,貌似二乔的贞洁守住了,余下的故事,姐妹俩继续守着寂寞,打发一杯茶一本书的时光。

赤壁之战不代表一个时代的终结,它给了曹操更多养生休息的机会,因此魏国迅速崛起,与赤壁失败不无关系。赤壁造就了一代英雄,也造就了铜雀台。    

铜雀台寂寞地矗立漳水之上,这时候,代表一个时代的大量的文学作品涌现出来,铜雀台应该是建安文学的母体,可以说没有铜雀台,就没有建安文学,这是毋庸置疑的。东汉末年,北方一大批文学家,如曹操、曹丕、曹植、王粲、徐干、蔡文姬等,他们聚集在铜雀台,挥毫直抒胸襟,慷慨任气,掀起了我国诗歌史上文人创作的第一个高潮。其时正是汉献帝建安年代,故后世称为建安文学。

曹操既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又是开一代文风的文学家,聚集在他身边的这些文学家被称为“邺下文人集团”,他们的聚集是由于曹操对文学的热爱。于是曹丕、曹植大都以这一名义将建安七子(包括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除孔融外)等众多文人网络门下,形成曹氏文化集团。虽然这不是专为文学创作而成立的组织,但却是文学家的核心,为组织文学活动提供了有利的条件。由于这些人深受曹氏父子的影响,一改东汉以来在文学创作上弥漫的华而不实之风,形成了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风格的“建安风骨”。曹操的《步出夏门行》,王粲的《初征》,曹丕的《典论》,曹植的《洛神赋》、《登台赋》,蔡文姬的《悲愤诗》、《胡笳十八拍》至今仍深受世人喜爱,无独有偶,这些作品大都是在邺城铜雀台所作。

围绕铜雀台或者铜雀台之外的世界,包括那些靡靡之音,或者阳春白雪,大多贯穿乔家两个女儿来写景,这也是罕见的,难道文人歌者都是意淫的汉子?这跟国人看到月亮就思想到“千里共婵娟”有什么区别?

二乔原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惊人的美貌却在两千年的语言传媒里得以机会风一样的速度展现和传播,人们都说看见仙女了,甚至连远在洛阳的曹操和曹植父子都听说了江东二乔的美名。

后世的苏轼曾抚须吟哦: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

不,我不要知道,给我一杯酒、给我一杯酒的时间去梳理三足鼎立的英雄,还有诗、酒和女人……

孙策是当时远近闻名的“虎将”,被封为吴侯,周瑜也是当世英雄,《三国志》记载,孙策“美姿颜”,周瑜“有姿貌”,可见都是完美的奇美男子,二乔得此二人也算是琴瑟和谐了。孙策、周瑜得到二乔是在建安四年(199年)攻取皖城之后,当时,孙、周二人都是25岁。孙策、周瑜对能纳二乔为妾感到非常满意。

一对姐妹花,同时嫁给两个天下英杰,一个是雄略过人、威震江东的“孙郎”,一个是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周郎”,两位男人皆是“细嗅蔷薇,心有猛虎”的奇男子,他们的婚姻堪称郎才女貌,美满姻缘。

然而,二乔是否真的很幸福呢?至少可以肯定,大乔的命是很苦的,孙策忙于开基创业,东征西讨,席不暇暖,夫妻相聚之时甚少。一年后,孙策被前吴郡太守许贡的家客刺成重伤,因箭头有药,毒已入骨,其疮难治。可怜孙策没有死在激烈的战场,而是死在一个穷途末路的人手中,年仅26岁。孙策死时,周瑜守御巴丘,得到快报,星夜赶回来奔丧。吴太夫人领着孙权出来,将孙权托付给周瑜。

当时,大乔充其量20出头,青春守寡,孤雁凄惶!从此,她只有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含辛茹苦,抚育遗孤。岁月悠悠,红颜暗消,一代佳人,竟也不知何时凋零了!

小乔的处境比姐姐好一些,她与周瑜琴瑟相谐,恩爱相处了11年。在这11年中,周瑜作为东吴的统兵大将,江夏击黄祖,赤壁破曹操,功勋赫赫,名扬天下;可惜年寿不永,在攻取益州时病死巴丘。夕阳西下,周瑜的遗体运回家,小乔素服举哀,她没有看见丈夫的脸,只看到了金棺在夕阳下闪烁,映出晚霞的光芒,然后慢慢黯然失色。

一代名将,才36岁,竟然就这样死去了。小乔不过30,乍失佳偶,其悲也,其苦也。

其实,我们都没见过二乔的美,但咏叹二乔的诗词不计其数,是铜雀台造就了二乔还是二乔本身美不可方物?总之二乔就是让铜雀台销魂的女人!宋朝魏了翁在《浣溪沙》吟道:“试问伊谁若是班,二乔铜雀锁孱颜,千年痕露尚馀潸,羞向眼前供妩媚,独於静处惬幽娴,人情多少逐河间。”二乔和孙、周二郎的爱情,很大程度上取决后人的美好意愿。不过对乱世三国的二乔而言,委身天下闻名之英雄,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了。

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二乔轻轻地走了,暗香残留,线装书写道无垠的遗憾!铜雀台还留下什么呢?或者就是一本书,或者就是一段传奇。

香消风起雨后,在一个安静的庭院,给我一杯酒或给我一杯酒的时间,让我躺在一张暗褐的躺椅上,和你说那春光深锁的铜雀高台,那里有我们久远不去的三国。

作者:方君才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