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园地

等到一树花开

2018-11-08 10:20:15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钱训

文:方君才

姓名:白娴童

性别:女

婚姻:丧偶

职业:土司

籍贯:湖南保靖

时代:明朝中叶

大明帝国嘉靖三十九年春,夜风吹得椴木“哗哗”作响,十几辆马车护送彭荩臣的灵柩沿云贵官道飞奔,扬起漫天尘埃。

保靖司一条街都挂满白幡,这个让倭寇瑟瑟发抖的土司王病卒云南,死前仅50岁,他把一生都奉献给了明廷,山河动容,青史永垂。

白娴童,彭荩臣妻,湘西土司史上唯一的女土司。她穷尽一生,朝丝暮雪,站在王府的雨檐下,等待她的男神归来。

1527年,新婚燕尔,她等他。他带领三千土家儿郎,与父兄一道治理广西,这一年,彭荩臣17岁,承袭宣慰使。宣慰使是一种少数民族自治机构,俗称土司王,由朝廷任命,均为边疆土官世袭

1555年,红颜凋零,她等他。东南沿海倭寇烧杀抢掠,彭荩臣奉命调集四千兵马、永顺宣慰使彭翼南三千兵马、彭明辅三千兵马,平剿倭寇,大胜,史称“东南第一战功”。朝廷授彭荩臣昭毅将军。

1556年,美人迟暮,她等他。倭寇进犯江浙,他率部与永顺兄弟部队大败倭寇,歼通倭大盗徐海。彭荩臣荣升“云南布政司”。

1560年,天人永隔,她等他。她用一生的爱恋等他征战厮杀,等他病卒归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一个战士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荩臣土司归来了,他静静地躺在风筝坪的墓地,月光大把大把倾泻在保靖大地,荒草凄凄,遍地繁花。彼时,土司王府很静,兽香袅袅不断,白娴童独坐窗前,她的王再也不会搂着她的腰柔情万丈,说对得起苍生百姓对不起自己的女人,这些温暖的情话,至今让白娴童耳热。

拴在马厩缎子一样毛色的“乌兔”,不吃不喝,悲鸣三天三夜,竟然再没爬起来,随荩臣土司去了另一个世界,是呵,不管在哪里,将军都不能没有坐骑!

同年11月30日,白娴童长子彭守忠捂住胸口,这个魁梧的保靖宜慰使突然在庭院倒下,再没有醒来。曾跟老土司一样驰骋沙场的边疆之王,英年早逝,令人扼腕长叹。

王走得云淡风轻,留下一座没有王的孤城,哀歌四野。一年内痛失两位至亲之人,没有击垮这位出生大户博识多学的女人,正是这两次重大变故,把她推向了湘西土司历史变幻的舞台。

她抹干眼泪,扶起灵前哭晕好几次的儿媳杨氏,送进寝宫休息。

这时杨氏已有七个多月的身孕。

湖广都司保靖州辖保靖、花垣、凤凰等封地,险山恶水,彭荩臣在世,倒也风平浪静。此刻,守忠土司尸骨未寒,整个保靖司人心惶惶,加上土司王承袭问题升级成焦点,外忧内患,白娴童不得不入世力挽狂澜。

这时,保靖土司有史以来唯一一次由女人主持的王位承袭会议开始了。白娴童心无波澜,她的王和王子躺在风筝坪,这似乎成了她内心深处最坚硬的堡垒。

她连夜召集族内长老和军官,坐在案前,抿一口刚沏的保靖黄金茶汤,环顾左右,然后在堂弟彭顺臣的脸上停顿下来:“朝廷对土司王位承袭早就形成父终子袭兄终弟及的制度,这次土司承袭关乎纲纪人伦,若不未雨绸缪,恐致保靖司大乱。”

彭顺臣默然半天,抽了一口烟,正准备说话,旁边的一位长老开口了:“各位,西南诸司争袭夺位导致骨肉相残之事时有发生,永乐年间我司叔侄争袭互相残杀,使彭氏家族分裂成保靖宣慰司与两江口长官司两大派系,政局动荡,兵祸绵延百余年,前车之鉴啊!”

白娴童拍了一下梨木方桌:“长老说得好!越是风口浪尖,我们越是要稳得住!杨氏已有孕七月余,若生男则王位非之莫属,我可替孙儿暂时掌印,倘若生女则由守忠二弟承袭。”

白氏一语惊人,掷地有声,会场安静半天,随即掌声如雷。

湘西彭氏族谱载曰:“代履幼子世袭土司职位,子成后承袭。”白氏在土司王位交接期间立下不朽功勋。

两个多月的等待,白娴童心急如焚,终于等到花开!杨氏夫人生产一男,这是守忠唯一的血脉啊,这个不曾和父亲谋面的遗腹子,不早不迟,刚好来到人间,白娴童欣喜若狂,亲自为孙儿取名为“养正”,嘱咐儿媳悉心哺育。

1561年初,白娴童正式接管宣慰使信印。

保靖司地处川黔交壤,土苗混杂,民风剽悍,骁勇好斗,极难管理。白氏夫人掌署土司大印,知人善用,举贤唯才,充分施展她的政治交际手腕,缓解了疆土各方矛盾。

纵横八百年的湘西保靖、永顺两大土司集团同为溪州刺吏彭仕愁后裔,乃江西彭家名门望族一脉,旗下土兵勇猛善战,曾在朱元璋反元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明朝大战小伐,永保土兵一呼百应,朝廷对其麾下的土狼兵团相当倚重,不失为大明帝国牵制西南各方势力的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追随彭荩臣33年,白娴童深谙丈夫一生志向所在,打造一支铁血之师势在必行,如此方能为朝廷所重。她打足十二分的精神,继承先夫遗志,广备粮草,苦练军队,整装待发,随时准备报效国家。

保靖司辖下竿子坪、五寨(今凤凰县)两长官司多为苗民聚集生息之地,时年大旱饥馑,常有盗窃发生。白娴童看在眼、疼在心,遂开仓放粮,救济灾民。遇有百姓因灾无法缴纳税粮,她也从府中慷慨掏出银两代缴。

苗族头人廖老格忠职勤事,治下一派祥和景象!白娴童有功必赏,派把总吴效才到乾州场购买牛、马、羊、酒重赏,上下互动频繁,把酒言欢,无形拉近同苗族上层人士的关系。

五年多治土安疆,白氏心细如发,保靖司经济和治安状况得到扭转,境内百姓安居乐业,其乐融融。白氏天生好德,上善若水,无数举措惠及民生,颂声直达朝野。明朝礼部先后两次派员赏赐银花、彩缎、羊酒、花红,以资鼓励!白娴童眉头舒展,松了一口气,但终不敢懈怠。

1566年,湘西大地吐露着春天芬芳的气息。养正小土司快6岁了,已是满地跑的年纪,不时跟在白娴童身后“婆,婆”的叫唤,让她心底涌出一阵儿柔软。

王府正着手安排先生给小养正教书的时候,土司内部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白氏执政,大刀阔斧,开罪了一部分政见不合的族人。一时间,流言蜚语四起,说白氏效仿唐代武则天,要求白娴童归政,她听到晒然一笑,也不理会。

谣言止于智者,笑看红尘,便自风轻云淡。这伙人一计不成另生一计,拉拢位高权重的将官彭顺臣,邀其吃肉喝酒,说保靖土司要易白姓了!

彭顺臣桀骜不驯,剽悍勇猛,曾随彭荩臣两次赴江浙剿倭,战功显赫,在族人中威信较高。他也不是偏听偏信的鲁莽之辈,但酒酣耳热,听得多了,也信以为真,竟伙同他人策划谋刺女土司来。行刺当晚,白娴童去后花园(花垣县)视察未归,彭顺臣扑了空,被警卫发现,远远地逃往异乡。

白娴童听闻长叹不已,大骂顺臣糊涂,念其劳苦功高,嘱咐王府上下善待他一家老幼。

彭顺臣亡命天涯,终究捱不过思念家人之苦,偷偷潜回保靖探视妻儿,被养正生母杨氏逮到正着,杨氏怒火中来,立即发兵捕杀。白娴童得知情报,慌忙派亲兵堵住军营大门,号令任何人不得出营追捕。彭顺臣眼见在保靖司难以容身,只身跪伏女土司面前以死谢罪。白娴童手一挥:“算了吧,你本心不坏,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她有心留下彭顺臣,又恐儿媳杨氏不放手,会酿成大祸,便连夜派兵护送顺臣将军一家到永顺司境内,购产置业帮他们安了家。

白娴童宅心仁厚、以德报怨,赢得保靖司上下的拥护和尊重。

1572年,养正小土司12岁。白娴童呕心沥血,把保靖司打理得井然有序。在她敦敦教导下,彭养正已是初露峥嵘,少年老成,白娴童奏报朝廷告谕保靖司,把宣慰使印交付给第二十三任土司彭养正。

风风雨雨十二载,白娴童等养正土司长大,此时女土司已是满头白发,她还在等待,她想等到放手后的养正土司在沙场驰骋的样子,一颗心才真正能放得下。

1573年,广西发生寇乱,朝廷诏命养正土司带兵两千前往围剿。此时,彭养正才13岁,寻常百姓家的孩子尚在父母膝下承欢,养正土司文武兼备,却已能带兵冲锋陷阵了。白娴童心疼得无以复加,心下也十分明白,若养正土司经受住征战的洗礼,他在朝廷和西南土司的形象绝对差不到哪里去了。

身处大事,越是不忙不乱,白娴童委派名将彭禹臣辅佐养正土司,又亲自挑选1900名勇士随同出征广西。这一晚,白老土司通宵未眠,连夜同彭禹臣和养正土司商讨行军打仗之策,直至鸡鸣三遍油灯将灭,众人才各自安寝。

翌日,她站在酉水河码头送行,直到看不见远征部队的帆影,才恋恋不舍回到王府。

1574年,明万历二年正月,养正土司率土狼之师达广西战场,他身披铠甲,威风凛凛地骑在战马上,颇有先祖之风,身先士卒,攻破敌方战营,斩敌首二人,余寇溃不成军,望风而逃。冷兵器时代,浴血沙场,拼得就是大勇敢大智慧,彭养正小小年纪,为保靖司树起了一面旗帜。

君君臣臣,礼尚往来!皇帝佬儿朱翊钧也有情有义,吩咐礼部给养正土司送来了一块“忠勇报国”的大奖状,悬挂在土司府中。佳讯传来,白娴童拥着儿媳杨氏喜极而泣。

白云苍狗,八百年一弹指,土司那些事儿尘埃落定,这个世界便寂静了。酉水河“哗啦哗啦”地流淌,白娴童站在堤岸,浪拍乱石,风吹散她的长发,她望着无垠的远方,等他归来,等到一树花开。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