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关注

李向东:乡村记忆 之 大云山脚下

2017-03-13 23:18:04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640.webp.jpg

简陋的茅草屋总在记忆里的古树旁坐落着,任炊烟透过顶上的茅草在傍晚的乡村上空袅袅。冬天,茅草屋檐下成排的尖利的冰琉璃在冷冷的阳光下眨着眼,如茅屋下巴下长长的胡须,给本就沧桑的茅草屋更添了几分沧桑。春天,金黄的油菜花、粉红的桃花、以及各种野花的香气弥漫着美丽的乡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着鸡和鸭,满村儿的鸡和鸭都在门前屋后游荡,狗不去追它们,傍晚它们自觉地结伴各自回家,鲜有夜不归宿的。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乡村是开在大地上的花,我就是游走在大地上的种子,抑或是乡村里走丢的驴,不论走多远,都走不出那个宿命。乡村在我的脚下,我在村庄的枝桠之间,和乡村一起慢慢地老去。乡村离我愈来愈远了,不但是空间距离远,而且时空距离上也离我愈来愈远了。旧年的日历已经泛黄,曾经的物事悄悄逝去,茅草屋、牛、羊、马、油灯、连环画、小推车、录音机、BP机……还有那一张张亲切温暖熟悉的脸,还有那混合着泥土芬芳的淡淡乡村味道,还有我曾经简单快乐的心情。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640.webp (9).jpg

乡村在我的身后,乡村又仿佛在我的前面,我,在乡村与乡村之间远远近近辗转着我的岁月,一刻一息间,更新着生命过程中的喜怒哀乐,点点滴滴,在脑海里累积成关于乡村的黑白记忆。我将渐渐老去,回归到乡村的土里去,小时候,奶奶说我是从村南地里捡回来的,妈妈说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当时我还不大相信,现在我相信了,尘归尘,土归土,我终究是要沿着记忆的路回到乡村的土里去。乡村却日益年轻,充满活力,她也终将会迈过我的痕迹,走向美丽的明天。

640.webp (10).jpg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手拉着手,恋在一起就成了乡村,这种连接总能形成一曲曲和谐的音符。这种眷恋,这种乡愁,对于居住在钢筋混凝土森林里的人们永远是一种奢望。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作者:李向东,自由策划人。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0696184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0696184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